首页 > 分科学习 > 军事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德川幕府时代的兵学流派:北条派兵法

德川幕府时代的兵学流派:北条派兵法

2013-08-28 16:50:02 中华网论坛

  第二节 北条派兵法


  一、北条派兵法的创始人


  北条派兵法是以其创始人北条氏长(1609-1670)之姓得名的兵法流派。北条氏长幼名梅千代,通称新藏,又名正房。北条氏长的远祖为源氏,曾祖父投靠相模国诸侯北条氏纲,当了其养子,而改姓北条。北条氏灭亡后,氏长之父归顺德川氏。从此,氏长一族在德川氏幕下服务。
  氏长6岁时拜谒德川家康。成年后一直为德川幕府第二代,第三代将军德川秀忠、德川家光效力。30岁起任官职,至62岁病:殁。
  德川幕府初期,日本各种军事制度多采用武田氏遗法,崇尚武田信玄兵法并创甲州派兵法的小幡景宪受到器重。当时,热心兵法的青少年以进入景宪。门下为荣。氏长也在13岁时拜景宪为师,走上作为甲州派兵法学者的道路。氏长追随景宪约士。年。由于学习刻苦,成绩斐然,很快在景宪的2000多名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景宪最垂青的弟子之一。后来,经景宪推荐,氏长当上了德川家光的兵法教师。


  二、北条氏长的兵学著述


  氏长一生的兵学著述很多。他的创作的颠峰期在17岁至43岁之间。这个期间,他先后写下了《武功卷》、 《庆元记参考》、 《师鉴抄》, 《兵法问答》、 《兵法雄鉴》、 《极秘微妙至善卷》、 《士鉴用法》、 《结要士鉴》、《尤里安攻城传》、《一步集》、 《乙中甲传》、 《分度传》、 《大星传》、《孙子外传》等著作,继承了其师景宪的兵学思想,同时又阐述了自己独到的兵学主张。这一方面成就了自己的兵学体系,但也因他“离经叛道”而在甲州派中陷入孤立。氏长37岁时,景宪为维护本派的正统,安抚门人,终于与氏长断绝关系,北条氏长遂破门而出,独树一帜,创立北条派兵法。
  在氏长的众多著述中,能够体现北条派兵法特色的,要算是《师鉴抄》、 《兵法雄鉴》、 《士鉴用法》、《尤里安攻城传》,《乙中甲传》、 《分度传》, 《大星传》等著作。
  《师鉴抄》是氏长学习、研究景宪讲义所得心得体会的集大成者,也是北条派兵法体系的奠基作。这部书初名《兵法私鉴》,后因小幡景宪阅后大加赞赏而改名为《师鉴抄》。再后来,这部书又一次更名为《兵法雌鉴》,以作为另一部著作《兵法雄鉴》
  的姊妹篇。《师鉴抄》分上、中、下三篇。上篇为地利10卷,中篇为天利10卷,下篇为人事22卷。地利10卷主要论城防,具体为城址善恶的选择、地域划分、各部结构等,天利土卷主要论阴阳五行、天文气象、护身咒法等兵阴阳,人事22卷主要论军事行
  动,包括大将的武略,智略和计策,布阵,客战和主战,骑战,攻城和守城,夜战等。氏长在“人事篇”序文中写道:·“此《师鉴抄》广摘任宏四种,黄石,子房,孔明之秘术,故名师鉴。师者,军之总名,鉴者,战之要目也。,/由此分析, 《师鉴抄》内容得益于中国古代兵法匪浅。 《师鉴抄》完成后,于1653年在九州刊行。这使它得到在日本兵学界广泛传播的良机,氏长也因此而确立自己在日本兵学界的地位。
  《兵法雄鉴》完成,于1654年。当时氏长37岁。这部书是《师鉴抄》的姊妹篇。所以名《雄鉴抄》,是取“英雄之鉴”之意。这反映出作者著述此书的抱负。 《兵法雄鉴》初为52卷,后并入《极秘微妙至善卷》2卷,成54卷。这部书是氏长删去《师鉴抄》“天利篇”大部,将该书“地利篇”、 “人事篇”重新编集而成。《师鉴抄》是氏长因袭小幡景宪思想之作。景宪重视兵阴阳,受其影响,氏长的《师鉴抄》“天利篇”也以兵阴阳内容为主。然而,氏长在著述《兵法雄鉴》时,认识发生了变化。这时,他对孙子的“兵者国之大事”思想和“用兵之道"的重要性有了更深认识。他在《兵法雄鉴》自序中写道;“凡兵者国之大事也。用焉以道,则有开境益地之勋,有斩将塞旗之功矣。用焉不以道,则有亡国失‘吕之忧,有死伤积野之悲矣。存亡死生之所系,岂轻易举乎。"与此同时,对荒唐无稽的兵阴阳书籍开始取批判的态度, “近也谈兵者数家,其为书也,或摘语于七书,或熟习于训阅,
  启称源义家之传,且假楠木正成之名矣。其为教也,或设术于天文,或望异于云烟,自作画图之像?令感七怪之事矣。其邪说暴行之诬于世、惑于人,……不遑举数矣。”由于氏长认识到兵阴阳类书籍乃是“邪说诬言”, “毫无益处",所以’,决心将“兵法之适意”、 “攻战的根蒂”作为《兵法雄鉴》甲主要内容。《兵法雄鉴》与《师鉴抄》相比?荒诞的兵阴阳成份大大减少,面对战法的介绍有所增多。这是氏长兵学思想的一个进步。
  1646年,氏长将《兵法雄鉴》呈献给德川家光。家光认为其内容过于庞杂,命氏长加以删节。于是,三年后的1649年,氏长完成《结要士鉴》一书。《结要士鉴》的前言写道:“此《结要》删节《雄鉴》,说武略、智略,计策三理。治内乃武略,知外乃智略,应变乃计策,说上略、中略、下略三略。” “以治内十条治内’、安居、调家、修身;以知外十条知外之善恶,以劝善惩恶:明赏罚,以应变十条立善戒恶,司天下成败。兵之道在事事物物备其
  理。所至其理为极意。故三十条外又有极意六条,以至其理,合兵法之道。为此,乃作《结要士鉴》。”通过这段话,可以判断氏长作《结要士鉴》的目的和此书的大致内容。治内、知外、应变三十条为武士规定了行为准则,极意六条要求武士“得道理,能用。”
  氏长在著《结要士鉴》的前后,还完成了《士鉴用法》的著述,《士鉴用法》与《结要士鉴》相比,记述的内容大致相同。但《土鉴用法》有关于城防、战法诸细目,记述较为具体,适于教学和供下级武士用,而《结要士鉴》则主要记述治内,知外、应变、极意等“兵法精髓”,内容重思想、重精神,适于主将运用。
  在氏长的众多著作中,反响最大的要算是他于1646年以后著述的“三传”即《乙中甲传》、《大星传》,《分度传》。“三传”氏长早些年的《极密微妙至善卷》的发展。《极密微妙至善卷》由天理之事、地理之事、人事之事三部分构成。这三部分经氏长发挥,分别演变为《大星传》、《分度法》和《乙中甲传》。从内容看,“三传”中,《大星传》主要论天,通过论天,宣扬日本神道,《分度传》重点论地,通过论地,传授“守国正疆之制及筑城,布阵、行师、下营。之法”,《乙中甲传》重点论人,通过论人,强调精神修养的重要。氏长的“三传”,是既宣扬神道又宣传人格还介绍科学的著作。由于这些著作塑造出新时代武士的理想形像,适应了江户幕府初期封建统治阶级对武士的新要求,因而受到统治者的欢迎,在兵法界也引起了轰动。
  1650年,氏长又一部著作《尤里安攻城传》问世。这是氏长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观看了荷兰人火炮射击表演,深深为火炮攻城的威力所吸引,因而拜一个名为尤里安的荷兰炮手为师,向尤里安详细请教了火炮的结构、操作方法和效力后写成的。氏长向来重视学习新知识,在学问上有一股勇于探索精神。他对江户幕府初期兵学界存在的视西方科学为异端邪说的保守思想加以批判,说;“异端,防之,则为其所使,容而取舍之,则为我所用。”他的这种科学态度,使他独具慧眼,先于他人而看到西方科学的先进性。 《尤里安攻城传》是充满了新知识、新思想的兵书,也是日本第一本介绍西方先进军事科学的著作。 《尤里安攻城传》
  的问世,表明氏长兵学思想向重视实学方向的转变。


  三、北条氏长的兵学思想


  氏长的兵学思想的核心是“方圆神心”思想。中国古来有黄帝、诸葛孔明等人的八阵思想。八阵思想的核心是方圆思想。日本受这种思想的影响,城防布阵等以方圆思想为理论依据。氏长之师景宪晚年向门生宣讲方圆理论,在《武备军要》中提出“布阵方圆之事”,在《阵法八条八阵之事》中提出“天圆地方”主张,在《虎略品》中提出“五曲尺”,并以“五曲尺,为兵法修学重要条件。氏长受老师思想的影响,在《兵法雄鉴》中提出“方圆八阵”、 “方圆军法九条”、 “筑城极意九条”等,继承和发展了景宪的方圆思想。
  氏长以治内、知外,应变为兵法三大要纲。又以城廓建设为抬内的首要条件。氏长强调城廓建设应符合“方圆之理”。所谓方圆之理源出“天地万物一理思想”。氏长认为, “天地开辟之时,清阳者薄靡为天,重浊者凝滞而为地。阳轻为天,阴浊为地。天地阴阳之气和合而生万物。等分受二气者为人。人立其中,前后左右、东南西北成四方,顶天而成一圆相。由此生方圆之理。生天、地、人三者关系。”在氏长看来,天地开辟、世界生成、中央生万物、坚固繁昌,都是应该用方圆之理来说明的。正是因为“内圆而生万物,外方而坚固繁昌”,所以在城廓建设上才以中央为本城,以前后左右为守城之廓。氏长对方圆之理的解释,显有《日本书纪》中天地开辟的神话和中国古文献《淮南子。天文训》、 《三五自纪》的影子。
  氏长还将方圆之理引申到精神、思想领域,使之成为主君治理天下、持国之将卫国、武士进退动静的行为准则。这种理论,氏长谓之“神心曲尺”。氏长在说明“神心”时,写道:“以帝都为本城,以东西南北为廓,以天下万民为四支,守护前后左右。主居中心,诸臣配四方,守四方之国。是为方圆之理。” “守一国一城,亦应依方圆之理。” “一人时,以心为本体置于中心,以手足为臣守前后左右。此亦符合方圆之理。”氏长强调:事不拘大小,均应贯彻方圆之理,符合“神心曲尺”。氏长进一步指出:只要贯彻“方圆之理”,不违“神心曲尺”,符合当然之理,即可“成城”。这里的“成城”。不是狭义的、具体的城防,而是
  有深刻、广泛,抽象的含意。但是,仅仅“成城”并不够,还应该做到“守城”。氏长告诫,在战争中要获得胜利, “守城”十分必要, “守城怠时必败,守城不怠则必胜。”作为“守城”的条件,氏长提出:应充分注意人的任用,武器的使用,兵力得当,布阵万无一失,熟知敌情等。
  氏长兵学思想的另一特色表现在他秘密传授给少数弟子的“三大奥秘”思想上。 “三大奥秘”又称“三大要事”,被认为是北条派兵法的精髓。这“三大奥秘”思想集中反映在《乙中甲传》、 《大星传》、 《分度传》 “三传”中。《乙中甲传》传的是“神心”,论的是“心和气的修行”。它与方圆神心思想有密切联系。书中写道: “知事在心,行事在气。气中之灵乃心。此心即奉神之舍、天之赋我之所、分天照大神之魂于身的主宰。”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乙中甲传》是要武士修心养气,通过修心养气实观天照大神附身的目的。天照大神,顾名恩义,就是光芒四射的太阳神,一直为日本皇室奉为祖神,也是日本神道顶礼膜拜的神。主张“分天照大神之魂于身”,显然是在向武士灌输神道思想,使武士成为天照大神的精神附庸。《大星传》是氏长否定兵阴阳思想、强调人的精神思想意义的代表作。此传指出; “兵家相承天理之大事止于大星。星象云气之类、天官家之说甚多,可不必拘泥其实。”这清楚地表明,氏长对古来兵阴阳的核心-星象云雾占侯的反叛,和思想认识
  上向大星思想的转换。 《大星传》又说: “大星者,在天乃日轮,在地乃天照大神。日像君?月像臣,星像众民。人类至尊乃君主。人君心怀日德,照临四海,乃天下太平。”氏长以大星为天上的太阳和地上的天照大神,以日、月、星像征君、臣和诸民,将君主心怀日德作为天下太平的首要条件,这说明氏长对武士精神面貌的重视,他把武士信仰神道、信奉天照大神看成是关系天下太平的大事,比什么都重要。氏长所论“大星”,有“事之大星”和“理之大星”之分。 “事之大星”指太阳神和天照大神的光明, “理之大星”指“开心眼,行至善之道”。 “事之大星”与“理之大星”处于表里一体不可分割的关系。氏长强调:阳光有所照有所不照,因而有昼夜区别,而“理之大星”普照世界国土。 “事之大星”只有得到“理之大星”的配合,才能“通万道,发挥临机应变之妙”,才能备“必胜之道”。那么,如何才能使“理之大星”放射光明呢? 氏长回答得很简单: “修行乙中甲。”这样,氏长又将《乙中甲传》中的精神修养之法与“大星思想”的确立紧密地结合起来了。后人称氏长在“三传”中阐述的兵理为“兵家神道”。
  与《乙中甲传》、 《大星传》比较, 《分度传》是有较多实学、科学内容的著作。氏长研究过测地术、地理学,制造过方圆分度仪,并尝试在城防、布阵、行军、宿营等军事活动中运用。氏长还是热心学习西方先进军事科学的人,写了。《尤里安攻城传》一书。《分度法》是氏长以科学态度探索兵理奥秘的书。·此书以“方圆分度之规矩”为前提,以大圆分度、小圆分度为测量高低、远近、地形险易的标准,使用磁石和准绳测量角度、方向,直线和曲线。像氏长这样,努力将自然科学知识运用于兵学,在江户初期兵法诸家中,还是少见的。


  四、北条派兵法的传播


  北条派兵法的奠基者是北条氏长,为北条派兵法的发展倾注毕生心血的是其弟子福岛国隆。国隆是氏长的养子? 自幼随氏长学习兵法,得氏长的真传,在氏长的弟子中是“得氏长之宗继而称于世”的人。氏长死后,他成为北条派兵法的继承人。国隆一生著有《士鉴用法直解》、 《兵法雄鉴抄》、 《步卒用法百条》、 《长枪用法百条》、 《旗百条》, 《微妙至善卷口诀》、《易城全书》等著作。他不仅将氏长兵法忠实地传授给后人,对氏长兵学思想的发展也做出了重大贡献。后人评论他, “氏长先生晚年所发现仅开其端,而至国隆先生成者颇多。”国隆去世后,氏长派“如暗夜失灯”,受到了很大损失。
  北条氏长生有三子。长子、次子自幼虽受父亲教诲,但成年后步入仕途,在兵学上无大的建树,唯第三子北条氏如自幼从福岛国隆学习兵法,成年后在兵学上有所成就。氏如死后,其弟子松宫观山担起继承和发展北条派兵法的重任。松宫观山一生留下了大量兵学著作,包括《兵具图式》、 《分度余术》、 《城制图解》、 《旗鼓用法十条》、 《长枪用法百条著条》、 《续一步集》、 《易城讲习》、 《士鉴用法口诀》、 《神略妙运》、 《天智园德》、 《天智园德卷详解》, 《士鉴用法直旨抄》, 《乙中甲大事相传口诀》、 《武学答问书》、 《乙中甲传秘诀》, 《大星传口诀奥秘》、 《分度再重秘诀》、 《正路置邮》、 《武学为初入门说》等。这些著作对后人了解北条派兵法真髓,具有重要意义。


(责任编辑:李忠义)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