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军事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先秦齐国兵学的传统与地位

先秦齐国兵学的传统与地位

2013-08-28 16:33:52 舰船知识网络版 于孔宝

  在先秦兵学文化中,齐国兵学占据突出的地位,它不但拥有孙武、孙膑、司马穰苴等一大批著名兵学理论家和《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司马法》、《六韬》等一大批兵学名著,而且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兵学理论体系。
  齐地的土著民居为东夷人,东夷人以尚武善战而著称。太公封齐治国因其俗,使东夷人尚武之俗得以延续与传扬,并成为齐国兵学文化之源。
  东夷人的尚武之风,从“夷”字由“大”和“弓”组成可以窥探到一点信息。从文献记载看,东夷人好战,弓箭的发明或与之有关。《说文》谓:“夷,东方之人也,从大从弓。”《说文通训定声》云:“夷,东方之人也。东方夷人好战好猎,故字从大持弓会意,大人也。”《山海经·海内经》说:“少皞生盘,盘是始为弓矢。”可见,从“夷”字之造字,乃至文献记载,东夷人是有尚武善战之习俗的。
  东夷族曾涌现出许多骁勇善战的军事领袖,其中蚩尤和后羿即为代表。宋罗泌《路史·后纪四》注引《世本》曰:“蚩万载作王兵、戈、矛、戟、酋矛、夷矛。”据《龙鱼河图》记载:“黄帝摄政,有蚩尤史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杖刀戟大驾,威震天下。” 此记蚩尤完全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战神。此后,蚩尤作兵伐黄帝,并邀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以助战,被黄帝战败而杀之 。但蚩尤作为勇猛果敢的战神风范,受到世人尊崇。《皇览·冢墓记》云:“蚩尤冢,民常十月祀之。”《龙鱼河图》亦云:后来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后来刘邦起兵,既祠黄帝,又祭蚩尤。齐地有八神主之祀,第三神主就是“兵主”,祀蚩尤 。
  后羿是东夷族尚武英雄的又一代表。在有关后羿的传说记载中,皆以善射而闻名。《山海经·海内经》曰:“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后羿之功业是与他的勇武联系在一起的,以其勇武善射而为民除害。《淮南子·本经训》记载:“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万民皆喜。”后羿因尚武善射而成,亦因之而亡。“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淫于原兽”,信用佞幸,被“杀而烹之” 。故屈原慨乎其不得善终:“羿淫游以佚田兮,又好射夫封狐。固乱流其鲜兮,浞又贪夫厥家。” 后羿虽不得善终,然其尚武善射之威名还是传颂古今的。
  东夷人的尚武之风,直春秋战国时的齐国相承而盛,成为齐国争霸称雄的重要手段之一。齐国君臣上下莫不尚武,齐桓公、管仲以“有拳勇股肱之力,秀出于众者”作为国之栋梁之一,认为“武勇者长,此为天之道,天之情” ;只有“巧伎勇力” ,方能“追亡逐遁若飘风,击刺若雷电” 。齐庄公“陈武夫,尚勇力” 。《公孙龙子·迹府》记载说,齐湣王好勇,选臣用士要看他在大庭广众之中敢不敢与人搏斗,如果“见辱而不斗”,则不为所用。由于齐国的尚武习俗为臣臣上下所倚重,以致于“士民贵武勇而贱得利” ,“齐人甚好毂击,相犯以为乐,禁之不止” 。出现了像公孙接、古冶子、田开疆那样的“以勇力搏虎闻”、“仗兵而却三军者再”的勇士,晏子因其无礼而欲杀之,景公担心“三子者,搏之恐不得,刺之恐不中” ,晏子设计杀之,此为“二桃杀三士”之故事。可见三勇士武技之高超。齐国有重战尚武之习俗,军事实力不断得到加强,正如《史记·张仪列传》说:“天下强国无过齐者……地广民众,兵强士勇。”同书《苏秦列传》亦说:“齐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三军之良,五家之兵,进如锋矢,战如雷霆,解如风雨……齐之强,天下莫能当。”齐国军事力量的强大,终成春秋五霸之首,战国七雄之一之大业,与齐国的尚武传统是密不可分的。而这一尚武传统为齐国兵学的产生与发展奠定了基础。况且,齐人之技击恐怕就是“兵技巧家”吧!
  技击乃齐国武技的精华。《荀子·议兵》云:“齐人隆技击。”即说齐人推崇作战杀敌搏斗的技巧,这可以说是最原始的武术。自齐国首创技击之后,两千多年来,技击一直是中华武术的代名词,成为行武和自卫的有效途径。《汉书·刑法志》说齐湣王“以技击强”。齐湣王时,“奋二世之余烈,南举楚淮北,并巨宋,苞十二国,西摧三晋,却强秦,五国宾从,邹鲁之君,泗上诸侯,皆入臣” 。齐国在与列国争霸称雄的较量中,其技击起了重作用,特别在单兵作战时,其技击的优势更加明显。至于技击之法,缺乏文献记载,无法说明。然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发现的《孙膑兵法》残简《略甲》中记载了一条珍贵的技击资料:“左右旁伐以相趋,此谓钅畟钩击。”即先用左、右手从侧面横击,紧接着向前猛烈冲击。这仅仅是技击中的一种技巧。《汉书·艺文志》列有“兵技巧家”:“技巧者,习手足,便器械,积机关,以立功守之胜者也。”《庄子·人间世》也说:“以巧斗力者,始乎阳,常卒乎阴,泰至则多奇巧”。“阳”指显而易见的技巧,亦可以理解为正面攻击;“阴”指隐秘的招术,亦可谓暗中的伤害。阳兼阴合,用以出奇制胜。齐国的技击就属于这种兵家技巧,阴阳穿插更替,招式明暗多变 。
  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兵学之所以能出类拔萃、率先卓异于其侪辈,首当归于其悠久的兵学传统。
  兵学是人们在广泛的军事实践活动的基础上,由感性经验认识升华到科学理性认识的产物。先秦齐国兵学诞生于渤海、黄海之滨,东夷故地,吸收和消化其丰富的战争实践经验是很自然的 。早在大汶口文化中的中、晚期,东夷族在氏族部落内部就出现了专职军事领袖。如山东莒县陵阳河遗址M19墓与其他墓葬不同,该墓“除随葬旌柄(即骨雕筒)”之外,在人架腰际还随葬一暗褐色、夹砂质牛角形号角,号角周身饰瓦纹,兼饰篮纹,吹之呜呜有声;颧骨右侧置一石钺,石钺体胎扁薄,磨制极精,刃部锋利,无使用痕迹。石钺属砍杀一类兵具,陶质牛角形号角是发布命令之具,很明显,这两件器物也与战争、征伐有关。M19人架内骼粗壮,个体高大,为二三十岁左右男性。随葬典型器物中可辨明用途的,多与战争、征伐有关。”并据此判断该墓主生前的身份很可能属于职业军事领袖一类人物 。战争是造就军事家的摇篮。兵主蚩尤及后羿盛名远扬,被后人敬奉祭祀,其军事实践经验与教训自然在东夷故地影响至巨,成为源远流长的齐国兵学长河中的泉源和生生不息的积极因子。
  姜太公是周初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其奇计与韬略成为中国古代谋略智慧的典范。作为西周王朝的开国功臣,因“功冠群公,缪权于幽” ,武王“封功臣谋士,而师尚父(姜太公)为首封” ,成为齐国之开国之君。太公在辅周剪商过程中,其谋略智慧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以美女奇物献商纣,救文王脱羑里。其二,“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者,太公之谋计居多。”由于周的力量还比较弱,不足以推翻商纣,太公一方面让文王假装对商纣忠心无二,另一方面阴谋修德,以取得诸侯的拥护。几经努力,周之势力范围不断扩大,占据了今陕西、山西、河南、甘肃大部,并达到江汉荆楚巴蜀之地,形成了“天下三分,其二归周”的优势局面。其三,牧野决战,“师尚父谋居多”。关于牧野之战的经过史书多有记述,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太公对于牧野之战的胜利做出了特殊的贡献。首先,太公既是周师的统帅,又是作战的主将。他帮助武王制定作战的方略,取得了在战略战术上的主动权,使得牧野之战成为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样板。太公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鼓舞了士气。《诗经·大雅·大明》形象地描述道:“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其次牧野之战周师之所以取得胜利,主要是得力于武器及奇袭战术。太公在作战开始时,以大量战车甲士猛袭纣军,实施突击作战,利用战车的机动性和冲击力,一举击破纣军,奠定了胜利的基础。牧野之战的胜利是与太公军事指挥艺术和雄才大略分不开的,正如有人评价的:“其胜利之获得,与其谓由于军事,毋宁谓由于政治或权谋更为适宜。”
  太公的政治、军事谋略,不仅表现在如何使战争取得胜利,而且也表现在如何巩固胜利。《史记》中的《周本纪》和《齐太公世家》记述了牧野之战后太公协助武王做出的一系列举措:(1)“封商纣子禄父殷之余民。”即武王封商纣之子武庚于殷之旧都,继续治殷,实行以殷制殷,以安抚殷民。同时以其弟管叔鲜、蔡叔度相禄父治殷,以监督之。(2)释箕子及百姓,表商容之闾,封比干之墓,使受商纣之害的贤人和百姓得到昭雪,以表示对贤达的尊崇和政治上的开明。(3)“散鹿台之财,废钜桥之粟,以振贫弱萌隶。”意在表明周室关心民众饥寒,弛赋税之征,从而争取民心。(4)大举分封先圣王之后裔,“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另外,还分封亲宗及功臣谋士。这些措施,不仅争取安定了民心,而且安抚稳定了中原各诸侯,特别是仍具有影响的诸夏先圣王之后裔。姜太公在辅周灭商及周初封都建国过程中,显示了卓越的政治思想和谋略。司马迁对此评价道:“迁九鼎,修周政,与天下更始,师尚父谋居多。”《楚辞·七谏·沉江》亦云:“纣暴虐以失位兮,周得佐乎吕望。”正是因为如此,武王在分封功臣谋士时,以太公为首封,表彰了太公作为功臣谋士的显赫功绩。
  姜太公封齐之后,确立了通权达变的建国方针。面对势力较强的东夷人与之争国的严峻现实,太公没有采取彻底革除东夷人的旧俗而严厉推行周朝的礼仪制度的策略,而是简其礼,因其俗,因地制宜、因俗制宜,灵活务实。太公没有按照周室的那些礼仪制度来要求规范东夷人,对东夷人的文化传统、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不像鲁公伯禽对待土著居民那样“变其俗,革其礼”,而是沿袭旧制礼俗,不强制干涉。这种民族、文化政策,有利于缓和当时周人和东夷人的民族矛盾,有利于太公巩固其统治地位。太公对待土著东夷人在礼俗方面的态度,体现了他的深谋远略。
  由于太公在辅周剪商、封齐治国实践中表现出卓绝的政治军事谋略智慧,“故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 。《汉志》等史书记太公之书有《谋》、《言》、《兵》,独不言现传世的《六韬》。而《六韬》是记录太公谋略思想的书,专言谋略是其特点。由此推测,《谋》、《阴谋》、很可能就是现在所见的《六韬》。《六韬》之称谓当是据《阴谋》即《谋》所言文韬、武韬、龙韬、虎韬、豹韬、犬韬之六种智谋韬略而出。由此,《谋》《阴谋》《六韬》三位一体,是记录姜太公这位谋略大师谋略的珍贵历史文本。 “先谋后事者昌,先事后谋者亡。” 太公正是这样一位“先谋后事”的一代谋略宗师,他的谋略智慧,成为齐国兵学的重要特色,太公也由此成为齐国兵的奠基者 。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