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精品文章 > 财税金融  > 

张连起:切实将杠杆率降下来

2018-03-21 09:28:01 《光明日报》 张连起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守住系统性风险不发生的底线,是2018年甚至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



按照系统性风险一般定义,金融风险是指对金融稳定产生威胁的风险,这种威胁会对金融系统的绝大部分运作造成损害,并给整个经济带来重大负面影响。而这种风险产生的根源就在于整个社会都把信用过度扩张作为一种常态,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及个人家庭都是如此。而金融市场的信用一旦过度扩张或整个社会承担过度的信用风险,过多的流动性就会流向资产,全面推高各种资产价格,或是股市债市,或是房地产,或市场全部的资产价格全面飙升,形成各种资产的巨大泡沫。

中国金融风险的主要来源是宏观杠杆率上升过快,而防控金融风险的重点就在去杠杆。金融危机以后,中国开始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对危机,所以在2009年后的两年内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大幅上升。在此刺激下,中国经济很快从危机中恢复。现在,中国需要将杠杆率降下来。

实际上,一般来说,导致现代金融危机的根源或系统性风险产生的原因,都是信用过度扩张的结果。但每一个国家的市场条件不一样,每一场金融危机爆发的具体方式会有很大差别。所以,防范及化解金融风险的应对方式可能会有很大不同。甚至于同样是信用过度扩张,由于制度安排不同,有些国家爆发了金融危机,有些国家则能够安然度过。

从我国货币供应和信贷数据看,2017年初以来,中国已进入去杠杆进程,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持续放缓,当前已低于9%。整体杠杆率开始出现下降。虽然幅度不大,但趋势已经形成。

从去年四季度开始,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增速已经有所下降,这是个好迹象。另外,各方面的风险防范意识正在强化,“刚性兑付”和“隐性担保”的市场预期正在改变。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企稳向好态势,基本面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中国未来发展有巨大的潜能,既包括城市化的潜能,也包括改造传统产业和创新发展的潜能等。中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全,储蓄率较高,这都是有利于防范系统性风险发生的因素。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体宏观杠杆率趋稳的同时,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飙升值得警惕。尽管就国际比较而言,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还有较大上升空间,但近两年的迅速飙升,导致风险加大,居民部门杠杆率是无远虑有近忧。

中国金融风险的形成有特定的国际背景,其应对也与外部市场变化密切相关。在去杠杆和防风险过程中坚持改革开放可提高中国的竞争力和韧性,整体而言增强了中国经济和金融抗风险能力。但是改革和开放进程要稳妥推进,以防外部环境的变化对国内金融稳定带来冲击。

高杠杆持续一定会带来金融风险,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任由杠杆率继续上升不做任何处置、容忍泡沫继续膨胀而不采取任何行动,那么最终便是泡沫终极破灭带来金融危机以及经济持续不振。

因此,要引导地方政府稳步去杠杆,规范地方融资举债。同时,引导国有企业大力去杠杆,加快清理“僵尸企业”。当前,资金脱实向虚、在金融体系内空转的问题虽有一定缓解,但未得到根本解决。要引导金融机构适度去杠杆,严防资金空转。此外,要引导居民部门渐进式去杠杆,防范房地产市场风险。建立健全包括房地产市场、银行部门、银行间市场、资本市场等在内的系统性风险防范应对框架。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

《光明日报》( 2018年02月20日 03版)


(责任编辑:聂敏)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