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精品文章 > 财税金融  > 

加强监管需处理好金融创新的“破”与“立”

2017-06-13 16:56:10 和讯网 杨成长

  我国金融市场出现的这些新需求,本质上是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金融机构服务金融投资人、金融各业分工合作加强的表现,是符合金融市场发展规律的。为满足这些新金融需求而进行的金融工具和金融业务的创新,基本方向是正确的,不能因现在要加强金融监管,控制金融风险,就彻底否定这几年金融创新的基本成就和主流方向。

加强金融监管必须处理好金融创新中的“破”和“立”的关系:对于满足实体经济的投资融需求、满足居民财富管理需求、推进金融科技创新、推动金融各业的分工和合作、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创新要支持,各种相关的规则和监管制度要“立”起来;对于利用制度、监管和市场机制不完善的“空子”,开展各种不正常的套利性业务,聚集过大风险的业务和不当行为,则要旗帜鲜明地加以破除。

加强金融监管,控制金融风险,必须正确处理好这几年金融创新中的“破”和“立”的关系,必须认真总结金融创的经验教训,客观评价创新成果,正确评估创新风险,逐步矫正创新方向,引领金融市场继续创新发展。

的确,当前我国金融市场上相当一部分风险蕴藏在这几年金融各业的创新业务成果中,蕴藏在迅速发展起来的超过一百多万亿的广义资产管理规模中。这庞大的资产管理规模蕴藏着复杂的投资主体、产品结构、投资链条和纵横交错的投资关系,存在着不少监管漏洞和监管空白,成了当前整治金融风险的重点领域。一些人认为,当前我国金融市场上尤其是资产管理市场上存在的一系列重大风险隐患,完全是由于这几年我国金融市场上错误的创新导向导致的,是金融机构在短期利益驱动下采取各种套利行为所引发的,从而彻底地否定了金融各业的创新创业活动的成就,这种观点是有失偏颇的。我们不能犯倒洗澡水连孩子都一起倒掉的错误。我们需要检讨这几年金融各业创新创业中存在的问题,彻底摸排和梳理其中存在的风险,完善制度、流程和监管,但是也必须充分认识到金融创新并不是金融各业盲目行为和单纯利益驱动的结果。

金融创新的核心驱动力主要来源于社会对金融市场的新金融需求。这几年,随着我国金融机构的财富管理化、企业融资结构的多元化、金融支付和交易手段的互联网化、金融各业经营的混业化以及人民币的国际化,企业、居民和金融主体都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金融需求。金融各业正是在新金融需求的引领下和金融监管部门推动业务创新政策的鼓励下,开展了一系列业务创新活动,形成了大量新的金融产品和投融资工具。

新金融需求仍然是金融各业创新的核心驱动力,新经济、新科技、新金融的发展步调基本一致

首先是实体经济产生了巨量的非标融资需求。非标融资需求的出现和爆发,是在标准融资渠道和工具无法满足实体经济需要的情况下,实体经济主体和金融机构相互合作创造出来的非传统的融资工具和方式。

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我国银行新增信贷已经接近十万亿元。然而自2009年以后,我国银行每年新增信贷基本打破了历史上逐年递增的趋势,恒定在十万亿元左右不动了。一直到2016年我国银行新增信贷也只有十二万亿元左右。单从信贷资金流向来看,新增信贷资金中流向企业的绝对量甚至比过去下降了。而实体经济的年度投资总规模已经从2009年的二十万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近六十万亿元。信贷对实体投资支持的力度大幅度下降了,信用债券和股票融资虽然有所增加,但与新增投资相比仍然存在着巨大的缺口。社会有储蓄,银行有资金,但是就是缺乏正当渠道流到实体经济中去。如果不进行融资方式的创新,那么巨大的实体经济融资就只能依靠民间融资和高利贷,资金成本就会大幅度上升。我国信托业首开先河,利用信托产品可以连接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优势,通过银信合作,大力发展了信托类融资,信托业的资产规模短期内也从金融各业的小兄弟一跃排名第二。信托业的优势来源于我国把金融市场的基本法——《信托法》变成了信托行业的特权法,只有信托业发行的金融产品才具有合法的信托关系,而其他金融各业发行的产品,都不具备法律依据的信托关系。金融各业要想使得自己发行的产品具有阳光化的信托关系,就必须借助信托公司的产品通道去镀个金,才能具有合法的产品外衣。

非标融资的巨大市场潜力,激发了其他金融各业的创新热情,必须打破信托业对非标融资的垄断。金融各业都发现,只要放开了资产管理投资领域,让金融各业的资产管理业务可以交叉投资,那么依据《合同法》和《民法》的资产管理业务,也能具备连接实体投资和金融投资的功能,完全可以替代信托业的通道功能。于是放开金融各业资产管理的投资领域,推动金融各业资产管理业务连接,创新资产管理的产品形式,成了这几年金融领域创新的主流方式。按照信托模式,提供通道服务的资产管理业务在证券公司、基金子公司和保险公司中大范围地快速发展起来。根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以来,通过非标融资或通道融资,为实体经济提供的资金将近五十多万亿元。尽管由于非标融资产品缺乏二级市场,风险无法转移,再加上一笔融资需要多家金融机构合作完成,非标总体融资成本要高于标准信贷和信用债券,但是相比民间融资,利率还是要低很多,也规范很多。过去几年,在银行信贷总体收缩的状况下,非标融资的发展为我国投资特别是地方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高增长提供了资金保障。

其次是风险偏好不同的金融投资人和投资资金产生了大量结构化产品的需求。中国金融投资人的结构和层次差异非常大,资金属性完全不同,尤其存在着国有资金和民间资金在所有制上的差别,对投资风险的差异性要求非常大。过去不同风险偏好的资金只能在股票、债券、存款和货币等基本金融产品中选择投资。银行、保险和国有企业资金,除了投资债券、存款和货币外,很难获得其他投资机会。于是能使风险、收益和交易方式结构化的金融产品的推出和推广很快获得了投资各方的认可。通过对同一金融产品实行分级和分层设计,让风险厌恶投资人既能获得较高收益,又能获得规避风险的安全垫;让喜爱高风险的资金获得适度的投资杠杆。目前各种类型的结构化金融产品的规模已经达到了十多万亿元,并且这种结构化产品的设计思路,在鼓励民间资金进入基础设施领域的PPP投融资模式中得到了进一步推广。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大、周期长、风险高、营运模式和价格需要全国统一、收益率波动大,如果不对项目的风险和收益进行结构化设计,很难吸引民间资金进入。PPP模式本质上是金融产品结构化的设计模式,只不过跟一般金融产品的结构化设计思路相反:在一般结构化金融产品中,国有资金投资优先级,民间和个人资金投资劣后级;PPP模式是民营资金投资优先级,国有属性的资金投资劣后级,国有资金或财政资金为民营资金投资基础设施提供了规避风险的安全垫。

第三,随着金融各业的分工和合作的加强,引发金融机构之间产生了相互委托业务的需求,特别是资产管理委托业务的需求。分业经营和分业监管的金融业运行体制,形成了金融各业各具特色的业务优势。随着大资管业务的普遍发展,金融各业在资产管理产业链上的特色优势已经十分显著。有些机构擅长发行产品和吸引资金,有些机构擅长投资运营和管理,有些机构擅长研究和投资决策咨询服务。由于中国以银行系统为核心的传统金融市场结构,以及普通居民对银行的天然信任感和依赖感,使得商业银行吸纳资金和销售金融产品的能力远远超过了其他金融机构,资金成本也远低于其他金融机构。把钱存入银行或通过银行买产品,居民总觉得放心很多。各类保险机构也具有非常强的吸纳社会资金的能力。但是进行资产管理的营运和投资并不是这两类机构的优势。受到体制机制、投资领域,以及自身资源禀赋的限制,银行、保险等机构如果完全依靠自身力量去建立投研队伍开展投资营运,是无法体现自身特色和市场分工优势的。委托市场化和专业化的投资机构进行投资,既能通过多主体投资分散风险,又能充分利用中国金融市场上最先进的投资队伍。全国社保率先开展市场化选聘资产管理人的资产管理委外业务,通过优选资产管理人,优化资产配置,灵活调节股权投资比例,获得了平均年化投资收益率8%-9%的好成绩。这几年,以银行和保险为主要委托方,以公募基金、证券公司和信托公司为主要受托方的各类资产管理委托业务获得了长足发展,这是我国大资管业务产业链逐步优化的市场表现。

第四,由于我国银行在规模和存贷能力上存在着巨大差异,形成了大小银行之间在资金调配和流动上的巨大需求。大银行的发展历史悠久,具有一定的市场垄断性,具备广泛的网点优势和中介业务优势,具有叠加国家信用和商业信用的社会信用优势,吸纳储蓄资金能力强,资金成本低。中小银行很难在短期内形成广泛的社会信誉度,有形网点少,具有浓厚的区域特色,吸纳储蓄尤其是居民储蓄能力弱,但是受到各级地方政府的扶持,跟地方企业具有密切的血缘关系,在区域性市场的放贷能力、项目筛选和投资管理能力上比大银行要强,存在着短期内做大资产规模的业务需求。这样大小银行在吸纳储蓄资金和放贷能力上就形成了一种错配,大银行吸纳资金能力强,小银行放贷能力强,大小银行之间不仅仅需要进行短期资金调配,也需要进行储蓄资金的再调配。然而,由于长期以来我国银行间市场的主要功能定位是为金融机构提供清算和短期流动性调配的市场,银行间市场的常规金融工具无法完成大小银行之间在储蓄资金上的再分配。为了获得同业资金来弥补储蓄资金的不足,以中小银行为核心,大中小银行在银行间市场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活动,努力打通大小银行间中长期资金通道,其中既包括前几年发展迅速的同业拆借、同业存放、同业借款、票据的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等,也包括近两年快速发展的同业存单等。目前,通过各种同业业务,我国中小银行20%左右的资金来源于大银行,形成了大小银行在存贷资金上的结构性优化配置,推动了中小银行的加速发展,提高了市场占比,优化了银行业的产业结构。

我国金融市场出现的这些新需求,本质上是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金融机构服务金融投资人、金融各业分工合作加强的表现,是符合金融市场发展规律的。为满足这些新金融需求而进行的金融工具和金融业务创新,基本方向是正确的,不能因现在要加强金融监管,控制金融风险,就彻底否定这几年金融创新的基本成就和主流方向。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