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管理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瞿建国: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2017-08-29 15:15:14 《经济日报》 吴凯 李治国

  瞿建国,1954年生,上海开能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1983年以领导村办企业实现产值千万元、利润超百万而闻名全国;1986年任上海川沙县孙桥乡副乡长,带领该乡跻身中国首批亿元富乡;1987年向社会公募招股,创立中国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申华实业。2001年,投身人居环保产业,创立开能集团,首倡“全屋净水”理念。2014年7月份,进入人体细胞存储领域,创办原能细胞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采访瞿建国之前,《经济日报》记者参观了他创办的开能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园区,人工湿地流淌着潺潺清泉,屋顶近3000平方米的楼顶有机园内,被公司全水回用的生态处理系统分割成一片片水域,处处郁郁葱葱、绿意盎然,很难相信这些清澈的水来自于工厂的厕所、食堂等生活污水。

  时值初春,在开能环保园区一个独幢建筑中,开能壁炉柴火旺盛,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瞿建国的创业激情正如这炉火一般旺盛。

  “我把每一次创业都看成一场革命,革自己的命。我喜欢创造,热爱创业。”63岁的瞿建国,这位上海开能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做过副乡长、做过乡镇企业,从最初的木器行业到汽车行业,再转战环保和健康领域,瞿建国每一段故事都留下了精彩。如今回顾自己的“创业经”,他认为:“创业,就是要从实业入手,扎扎实实认认真真地做点事。”

  从木匠到董事长

  瞿建国是上海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家贫无以治学,于是就去学了木匠手艺。”十一二岁时,母亲把他送去学手艺,在裁缝和木匠之间他选择了木匠。当时他一边读书一边做木匠,聪明好学的他很快出师并在16岁成了木匠师傅。当时的瞿建国白天在生产队工作,晚上就琢磨如何做家具。

  瞿建国早在1973年就开始创办乡镇企业——桥弄木器厂。那一年,他19岁。到1983年,他领导村办企业实现产值千万元、利润超百万,闻名全国。这家企业到现在已生存了40多年。

  此后,他当上了上海浦东川沙县孙桥乡分管工业的人民公社副社长。“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把城市里淘汰的企业争取到孙桥,尽管现在来看大都是重污染、废旧落后工艺的企业,但在当时确实是解决农村经济发展的有效方式。当时孙桥乡有300多家企业,七八千工人,处于散乱差状态,我有个念头,为什么不搞合作社、搞企业集团。”1983年,公社搞了个工业区,把分散的企业集中起来,形成一个企业联合体。“这一举动在当时实属罕见”。到当年底,“全上海市只有18万部电话,我们孙桥公社家家户户都已经安上电话了。”瞿建国说,短短两年,公社工业产值就突破了亿元大关,成为中国农村首批“亿元富乡”。

  但瞿建国并不满足,“总想着这种模式存在天花板,于是开始设想新的模式,这才吸引了全国4个省市的26家企业形成了联合体”。于是申华实业的前身上海申华电工联合公司成立,以生产经营漆包线为主业。

  1987年3月份,申华电工斩断与政府的关系,面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负责人瞿建国也辞去公职,就任董事长。“当时江阴华西村采取的是公有制模式,温州则是独立私有制模式,我觉得应该走两者相结合的模式。”瞿建国回忆,当时孙桥乡农村经济发展得好,吸引了吴敬琏、厉以宁等一批学者前去调研。“我与这些经济学家沟通过许多次,他们都觉得股份制是一个方向。”

  从“老八股”到离开

  申华电工是中国证券市场最早发行股票的公司之一,为中国证券市场的“老八股”,总共发行1万股,每股面值100元,其中法人股占26%,个人股占74%。当时,申华电工又被称为“三无概念股”,政企完全分开、无任何上级或机构控股、同股同权、全额流通、完全按现代企业制度运行。

  申华电工虽然股票得以成功发行,却迟迟不能上市流通。一些性急的投资者一心想退股,瞿建国只好借钱来买股票,以致他本人持有公司不小的股份。之后,他为了股票上市之事经常跑证券部,该部负责人希望瞿建国帮忙推销股权认购证,瞿建国又自己解决掉1000张认购证的“包袱”。孰料,30元一张的认购证后来炒到1万多元,瞿建国因此成为中国最早资产达到“亿万富翁”级的人物之一。

  1990年12月19日,申华电工成为首批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之一,后于1992年改名申华实业,主要业务包括客运、房地产、酒店旅游、部分股权投资等。初尝资本市场滋味的瞿建国渐渐发现,三无概念给申华带来很多不便。

  谋求改革创新的瞿建国,开始在资本市场上与诸多大鳄博弈,然而资本市场竞争之烈,超出了瞿建国当时的预想,迭经变动起伏之后,这为“老八股”的创始人毅然决定退场。

  “作为创始人,我只要表示不想离开,我可以做一辈子,但那样有什么意思呢。”回忆这段往事,瞿建国已经是云淡风轻。

  从环保到“细胞银行”

  离场之后的瞿建国,原本打算去加拿大退休。谁知到了加拿大,“一个忙惯了的人突然闲下来,非常不习惯。整天茶不思、饭不想。”仅仅4个月,他就待不下去了,举家回归。

  “我去加拿大的时候,加拿大良好的自然环境,让我意识到身体健康和幸福快乐最重要。”瞿建国说,这段短暂的国外生活经历让他意外发现了一个商机:国外的生活理念、环境意识、家庭健康意识和国内完全不一样,国外的水质非常好,他们的标准是,打开水龙头水可以直接喝,但每个家庭仍然会配有水处理设备。“如果这种产品放在上海会怎样,也许是商业敏感性,也许是社会责任感,让我2001年决定再回国创业。”瞿建国说,这一年,他47岁。

  回国后,瞿建国成立开能环保,切入净水器行业。“我的水处理设备和别人的不一样,有两个特点:一个是以整个家庭用水为单位来处理,我们倡导的是全屋净水全家健康,我认为再过几年人们就会意识到其实整个水系统都得是健康的;另一个是我们的产品是以健康为诉求的,将来我们会以家庭为单位实行生活污水处理,这也是开能未来要做的一件事。”

  2011年开能登陆创业板,如今开能的产品已经进入上海迪士尼园区等地,整个公司也正按着瞿建国设想的稳健、持续发展战略,正在成为全屋水处理行业的领先企业。

  “过去几十年中,社会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作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做企业眼光要长远,最好看到十年、二十年以后,必须与国家经济整体契合。未来二三十年,节能环保、医疗健康、生态农业和养老产业,将成为中国人最需要的四个产业方向。”瞿建国说,正是出于这样的理念,一个偶然的契机,让瞿建国转入健康领域。

  2014年7月份,开能环保对外公布了涉足细胞存储领域的业务方向,通过设立子公司原能细胞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原能细胞”),拟投资建设大规模人体免疫细胞存储库,同时与科研院校机构和三甲医院等临床机构合作全方位开展细胞技术与产品的研究与应用。

  与其他细胞治疗公司以治疗或科研为目的所做的细胞储存不同,瞿建国的原能细胞主要聚焦在全自动化专业存储上。瞿建国说:“我将在上海首先创建一个全世界最具规模、最先进的1000万支储存量细胞库。尽管是世界最大,但从商业化运作来说,也只能服务于10万-20万人群,可能上海浦东新区的人都不够用。当然,未来几年,也会在其他城市,如北京、广东、重庆等主要城市,再建立10家左右1000万份容量的细胞库。”这堪称“细胞银行”。

  “原能细胞真正的商业模式,一定是大规模、现代化、全自动的细胞储存,是一个真正的生命银行。假设每年每支细胞储存费用是100元,规模到1000万元的时候,一个库的现金流就是10亿元,而且我们打算创建10家1000万的细胞存储基地。加上与细胞存储相关联的上下游企业单位联手合作,原能细胞未来的发展是可以预期的。”瞿建国说。

  瞿建国虽然已年过60岁,头发有些许灰白,但精神矍铄,神采奕奕。“我遵守了创建开能环保时的诺言,现在已把公司交给年轻人打理。但在自己人生的下半场,还希望能再成就一份事业,以企业家的身份再去亲力亲为创造一个实体企业。”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正是瞿建国的写照。


(责任编辑:李晓凤)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