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法学 > 学习心得 > 

摘编:关于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体系化的思考

2017-11-13 09:53:58 中国社会科学网 周叶中

(周叶中,武汉大学副校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珞珈杰出学者”,武汉大学党委常委,湖北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武汉大学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曾主持或参与完成各类科研项目30多项,独著或合著学术专著40多部,发表专业学术论文200多篇。曾先后为中央部委以及省、市领导干部做法制报告2000多场次。《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新华社《内部参考》《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文汇报》等百余家报刊、电视台曾对其进行过专题报道。)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党内法规在党内法规制度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形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备完善、运行有效”的党内法规体系,成为党的制度建设乃至国家法治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然而,实现党内法规的体系化需要一个过程,首先就要求我们必须从理论上对“党内法规体系化是什么”“为什么要实现党内法规体系化”以及“如何实现党内法规体系化”予以充分而全面的阐释,从而按照“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的制度逻辑,为加强党内法规体系建设提供理论支撑。

一、体系化方法的引入与运用

体系建构成为我国法律完善的重要路径,即在立法进程中贯穿体系化思维,以促成门类齐全、结构严谨、体例科学的国家法律体系。中国共产党本质上是政治组织,在“法不禁止即自由”的原则下,只要不与宪法法律相抵触,可以按照其自身制定的行为规则实现内部治理。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力图用一种规范主义的方法来建构党的内部行为规则”(秦前红、苏绍龙,2016:60)。其中,“党内法规体系”的提出,一方面是遵循规范主义建构路径的具体表现形式,将体系化方法运用到党内法规制度建设之中;另一方面则是党内法规理论与实践经验积累的必然产物,为新时期中国共产党管党治党与治国理政提供了重要的制度抓手。

然而,党内法规体系化绝不是规范条文毫无秩序或目标的简单拼置,一定是建构具有一定顺序和逻辑的规则体系。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的体系化制度安排,需做到:

第一,目标任务的一致性。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紧密结合,高度重视党内法规制度的引领性、保障性作用,大力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在此时代背景下,各单项党内法规的制定实施往往具有特定的现实目标,借以通过制度性规范主动回应现实所需。然而,党内法规要形成体系化的存在,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统一的、根本的目标任务贯穿于各项党内法规建设之中。党内法规所承载的根本价值目标必须一以贯之,即党内法规以及由此结合形成的党内法规体系,要始终服务于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管党治党、执政治国的客观需要,始终为党的建设与布局提供制度支撑。

第二,制度统筹的整体性。在党内法规体系化的过程中,要学会“弹钢琴”(李德顺,2016:07),要从整体上谋划“顶层设计”。其中,既要统筹党内法规体系本身,通过“立梁架柱”构筑基本的制度性框架,兼顾各方而涵盖管党治党、执政治国的方方面面,保持整体的有序和有效;又要统筹党内法规体系与国家法律体系的关系,通过制度设计实现党规与国法的衔接与分工,在各自调整范围内发挥各自功能,相互配合而各得其所。与此同时,党内法规体系不是封闭的,应当统筹处理好当前与长远的关系。

第三,实质内容的统一性。党内法规在调整对象、规范内容上存在差异性,大体而言,党内法规可划分为党的组织法规、党的领导法规、党的自身建设、党的监督保障法规四大板块,党内法规体系则由这些具有差异性的党内法规精巧地组合而成。每部党内法规作为党内法规体系的组成部分,彼此必须保持逻辑上的统一。不仅如此,各项具有差异性的党内法规结成体系化的存在,既要分工协作,又要上下联动,在实质内容层面呈现出分工配合的内在关联性,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制度合力。

第四,形式结构的层次性。按照法的形式理性的一般理解,规范主义建构路径下的党内法规体系也应当有层次分明、错落有致的规范形式。例如,在当前的党内法规体系中,不同类型的党内法规在纵向维度上即存在着效力位阶的差异:党章是最根本的党内法规,是制定其他党内法规的基础和依据,具有最高效力;准则其次,条例的效力低于准则,两者皆是主干性的党内法规;规则、规定、办法、细则等效力最末,是枝桠性的党内法规。不仅如此,少数基础主干的党内法规还具有综合性、集成性,往往需要相关配套性党内法规予以细化。在层层枝分下,党内法规体系呈现出“塔状”的形式结构特征。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