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法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大宪章》——内殿律师学院餐时演讲

2017-08-30 13:16:31 北大法律网 蒋天伟 译

  作者简介: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纽伯格阁下阿伯茨伯里勋爵;译者:蒋天伟, 任职于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1.七百九十六年前的明天,一份并不甘心但已做了让步、费尽心力清楚无误写就的文件将被呈献身处兰尼米德的约翰王,由他签署加盖印章,那就是《自由大宪章》(Great Charter of Liberty)即《大宪章》(MAGNACARTA)。约翰也许应允过贵族的要求,但他显然并没有打算遵守协议。一旦离兰尼米德有一段安全距离,他就敦促教皇英诺森三世(Pope Innocent III)宣布其无效。教皇同意了约翰王的要求,一二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距离签署仅仅过去十周,《大宪章》就被教皇的正式诏书(Papal Bull)宣布自始无效。[1]

  2.大宪章在历史上的地位本很可能就此打住。但是十五个月后,在面对首次贵族发起的战争并且在失去了威尔士的王室国库之后,约翰王病倒,患了非常严重的痢疾。他死于一二一六年十月十八日,由其儿子继位,即那位更为宗教虔诚、相较缺少智慧、在位时间更长但同样无能的亨利三世。令人敬畏的马歇尔伯爵,新国王的摄政王,将《大宪章》从被遗忘的威胁中拯救了出来,他修订并重新颁布了《大宪章》两次。亨利三世成年后又再次颁布了《大宪章》,他的儿子爱德华一世于一二九七年成为国王时也再度颁布《大宪章》。流传至今的仍然留在制定法汇编中的《大宪章》正是爱德华一世的版本。

  3.今晚,我们在这里纪念《大宪章》的诞生,就在内殿律师学院,普通法主要的历史故园之一,就在伦敦城,这座更早成立的法人组织,我们用优美感人的晚间祷告庆祝了这一盛典。因此说几句关于《大宪章》的宗教涵义、法律涵义以及对这座城市的涵义,似乎并无不妥。现在,即便《大宪章》仍然是我们法律的一部分,但并不是所有内容都依然有效,由于我们维多利亚时期祖辈的非罗曼蒂克实用气质,他们在一八六三年费力制定但又平淡乏味的《制定法修订法》中废止了《大宪章》中的绝大多数条文。经历了之后的多次废止之后,仍有三条条文未被改动:第一条、第九条和第二十九条。第一条恰当地压缩了《大宪章》对教会的重要性。它这样说:

  “……根据本宪章,英国教会当享有自由,其权利将不受缩减,其自由将不受损害。关于英格兰教会所视为最重要与最必需之自由选举,在我们与诸男爵发生争执之前曾出于我们自由且自发的意志以国王特许状所获颁赐的,我们将永远秉持善意遵守。”

  4.目前就坎特伯里大主教史蒂芬·兰顿在多大程度上起草了《大宪章》存在一些争论。戴维·卡朋特进行的近期研究确认:尽管在起草大宪章时他的观点毫无疑问具有相当影响力,但他很可能并没有实际参与起草其中的大多数条款。尽管如此,毫无疑问的是他是第一条背后的推动者,很可能该部分就由他负责起草。

  5.毫无疑问,史蒂芬·兰顿非常乐见该条文被纳入。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提出,作为一名已经响应支持教皇反对约翰王的罗马天主教徒,假如他被告知在略不及三百年后,英国教会将不再是属于罗马天主教势力范围之一部的话,他一定会感到发自内心深处的巨大恐惧。但我表示怀疑。就像戴维·卡朋特说的,第一条记载了“解放教会的欲求”。此外兰顿非常热衷于削弱教皇对英国教会的权力,在约翰王死后五年的一二二一年他成功驱逐了驻英格兰的罗马教廷使节(papal legate)潘多尔夫,并且从英诺森三世的继任者何诺三世手中维护了英国教会的其他权利。因此,从《大宪章》第一条中我们也许可以探测到那第一缕微风,三百年后会演变成亨利三世的风暴,从中将成长出独立的英格兰教会。

  6.除了以其自己的手段周旋于两位国王、两位教皇之外,兰顿花了二十五年在巴黎大学教书,写了不少书,他也算一名重要的欧洲人物。此外,《圣经》各编形成今天的章节体例也被归功于兰顿的工作,算在他名下的还有编订了著名的中世纪序列(medieval sequence) 、圣乐。因此兰顿可以说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我把他看成是十二世纪的罗伯特·伍斯特爵士,今天的“大宪章信托”副主席和实际上的首席执行官。

  7.但就今天的演讲而言,就像我说的,即便兰顿并没有实际撰写多少《大宪章》,但他也是《大宪章》的策划人。他曾抱怨说“今日国王之贪婪……他们敛财并不是为了维持必要开销,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

  8. 此外,如同我们在近期都被提醒过的那样,历任坎特伯里大主教都有出头代表他们认为受到不公正压制的人民的利益、亲自置身这类争议问题的习惯。一二一五年的兰顿也许就会同意近乎八百年之后他的继承人在本周《新政治家》上表达的情绪,“构成英国政治见解的板块正在发生漂移”,尽管我怀疑兰顿会了解多少有关板块构造和《新政治家》的知识,这两件事情首次为人所知都已经是进入二十世纪之后了。

  9.无论其关于穷人的观点是什么,兰顿对于法治的承诺是毫无疑问的。如同他的传记作者,J W 巴尔迪温在其关于兰顿的作品中所说的,“他为出于政治目的抵制的原理层面的辩护理由就是司法过程缺位。”这就引领我们来到大宪章中仍有效力的三条中最为出名的第二部分,第二十九条:

  “除非经由他的同伴作出的合法判决或者由这片土地上的法律决定,任何自由人都不得被逮捕或监禁或被没收财产、或被宣布不受法律保护或遭驱逐或以任何方式成为受害者。我们不向任何人拒绝、也不迟延权利与司法正义。”

  10.史蒂芬·兰顿是在《大宪章》上签字盖印的三位大人物中的一位。另两位是马歇尔伯爵(第一人彭布洛克伯爵)和贝尔·德伯格(第一任肯特伯爵)。约翰王死时,亨利三世只有九岁,他们被任命为共同摄政王。国家当时处于动荡之中因为贵族们和约翰王在《大宪章》被撤销后已经处于战争中,而法官军队也已经侵入英格兰。马歇尔(今天为了让我们颂扬,他理所应当地被安葬在圣殿教堂(Temple Church))重新发布了《大宪章》从而挽救了局势,他的做法为君主制重新赢得了意义重大的拥戴,这令英国人的军队重整旗鼓将法国侵略者赶出了英国。他是一位伟大的勇士,在林肯郡他指挥一支军队击败了法国人,即那场被描述为过去一千年里英国发生的三场最为关键的战役之一——著名的林肯郡之战(Faire of Lincoln),另两场是黑斯廷斯之战和不列颠之战。

  11.马歇尔于战役之后不久就去世了,留下贝尔·德伯格一人担任摄政王。他被描绘为国王陛下的首座(Chief Justiciar),这个职务的涵义是集首相和首席大法官角色于一身。他同样也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将领,在多佛击败了法国军队。和马歇尔一样,他重新签发并颁布了《大宪章》,或者让亨利三世这样做,以此为政府赢得了广泛的支持。因此,即便过了一些年才始见天日,《大宪章》已经成为了广受拥护的“自由符号”。我毫不怀疑正是第二十九条、超越其他所有条文,让《大宪章》如此受到拥护。

  12.如果我们转头去看一三五四年的版本,或者是更后期的版本,也许我们就能充分理解它对全球的意义。一三五四年爱德华三世,约翰王的重重孙,加入到此部法律,重申了《大宪章》的效力。他的版本第二十九条是这样措辞的,

  “……无论其财产或身份如何,未经法律正当程序,任何人都不得被剥夺土地和租屋,亦不得被投入监禁、剥夺继承或处于死刑。”[2]

  13.法律的正当程序是“其同伴合乎法律的判决或者是经由这片土地上的法律的合法判决。对任何人我们都不会出卖、拒绝或延迟正义或公正”的简略说法。如同首席大法官科克,这所律师学院的前任院长以及十七世纪早期重要的普通法专家说的,它是普通法的宣言式声明。[3]

  14.正当程序,通过《第五修正案》、《第十四修正案》成为晋升为美国《宪法》中宪法性权利的少有的几条普通法原理之一。詹姆斯·麦迪逊,身兼数职,美国《宪法》的先父、《权利法案》的最初起草人,承担了这样一份责任:将一份大约五百五十年之前签署于四轮双坐马车中的法律文件中清晰表述的原理转换为表达美国政治和法律生活基本方面。对美国而言真实无误的,对英联邦国家以及所有自由民主国家均不减分毫,如同今天的晚间祷告录制地那样完满。

  15.这些事情并不仅仅是历史重要性。如同首席大法官科克所说,他曾是这所律师学院的校长,《大宪章》确立起了“王国内的普通法无论如何都不得被延误,因为法律具有决然确然的神圣性,法律是一个人可用以依凭保护最为弱小之人的最强堡垒”。[4]因此这就成为强烈的象征,这个国家中没有权力是,或者将会是超越法律的。

  16.说到这座律师学院,在依然存活到今天的三个条文中,第三条保障了所有古代自由和我们今晚所在的伦敦城的习惯。尽管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这个国家的国际性权力急剧削弱,但伦敦仍然保持着,至少是世界两大主要金融中心之一。随之而来,为国家所享的国际声誉和经济利益自不待言,而这些都能名正言顺地追溯归属于《大宪章》第九条。

  17.好了,各位法官阁下,女士们先生们,即便缩减为只剩下三条的《大宪章》也都具备这一切:财富之神与法治。你们还能要求更多吗?

  注释:

  [1]我要对约翰·索拉比表达感谢,感谢他为准备这次讲座提供的所有帮助。

  [2]28Edw. 3, c. 3.

  [3]Coke, Institutesof the Law, Vol. II at 50: “Wherein it is to be observed, that thisChapter is but declaratory of the old law of England.”

  [4]Coke, ibid, at 55.


(责任编辑:孙建)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