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法学 > 学科简史 > 著作篇 > 

先验方法论视阈下的法哲学体系

读康德的《法的形而上学原理》

2015-05-04 09:36:35 《比较法研究》2011年第3期 许小亮

  一、法哲学体系的基础:人的尊严的论证与确立

  1784年,康德在《答复这个问题:“什么是启蒙运动?”》一文中宣称:“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1]而能够帮助我们脱离于这个不成熟状态的最为有效的方法就是自主地运用我们的“理性”。正是在自主运用我们的理性以脱离不成熟状态的过程中,我们第一次知晓了通过“我”作为主体来建构一整套严密的知识体系和行为准则,以及我们通过我们的知识和行动所要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因为,在康德看来:“我们理性的一切兴趣(思辨的以及实践的)集中于下面三个问题:(1)我们能够知道什么?(2)我们应当做什么?(3)我们可以希望什么?”[2]也正是在对这三个问题的回答中,康德通过其先验的批判哲学体系确立了人作为理性的主体的中心地位,突现了人的自由、自主和自尊,第一次在完整意义上揭示了人在知识、行动及其所追求的目标中的本原地位。在这个意义上,也正是经过康德,人本主义才第一次由一种思潮转变为一种立场和方法:在康德那里,人本主义的立场乃是理性人的立场,人本主义的方法乃是通过对人的纯粹理性的批判厘清了人是如何形成知识的,尤其是先验方法论中所包含的知性的建构作用以及理性的调节功用所揭示的人本主义的建构方法。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康德的工作,人本主义法权哲学的核心理念:人的尊严得以全面的论证和确立。

  在康德看来,我们的理性可以分为思辨理性和实践理性两个方面,思辨理性只能认识现象,而不能认识自在之物,自在之物可思而不可知。[3]思辨理性安身于必然性的王国,自在之物则属于自由的王国。和思辨理性不同,实践理性所面对的并非是“是什么”的理论问题,而是“应当做什么”的实践问题。这样,“理性”所面对的对象就是“理性”自身,这就要求“理性”必须反思自身,也正是通过这样一种“反思”,“理性”进入了“自在之物”,踏进了自由的王国。在这个自由的王国中,具有“理性”的人必然也是自由的。但是,这样在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之间便存在着一个断裂,那就是理论理性寻求的是必然性,而实践理性却以自由为归依。自由与必然乃是截然相反的概念,但却同时存在于“理性”(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之中。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康德引进了目的论的概念。通过赋予自然的必然性以目的论的意蕴,康德弥合了必然性与自由之间的裂缝。而这也正是整个《判断力批判》的主旨所在。在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之间引入判断力的概念,通过审美判断来使得“个别”向“一般”、“是”向“应当”转化,用康德的话来说,就是“从自然的领地向自由的领地过渡。”[4]因为,正如顾耶尔所指出的,康德的审美判断的两个基本主张之一就在于:“作为一个判断,一个审美判断所主张的可接受性不仅要得到一个人基于其自身在遇到这个审美判断对象时的支持,还要获得其他所有遇到这个判断的对象的人的支持,至少是在合适的或理想的情况下。”[5]在这个意义上,个体的审美判断能够得到他人的认同和尊重,进而就使得上述的转变成为了可能。而真正引导这种可能性转变为现实性的,就是“自然的合目的性”概念的引入。在此,康德将整个自然的进程视为一个“合目的的进程”,从机械论原则到目的论原则,从“外在的合目的性”到“内在的合目的性”,进而从“自然目的论”到“道德目的论”,康德最终将目的的终极性指向了“自由”的道德主体-人。只有通过“自由”的道德主体,整个目的论的系统才能形成一个整体。所以:“对于作为一个道德存在者的人,我们就不能再问:他是为了什么而实存的。他的存有本身中就具有最高目的,他能够尽其所能地使全部自然界从属于这个最高目的……人对于创造来说就是终极目的。”[6]既然人本身就是最高的和终极的目的,而且是作为整个目的论链条的基础和保障,那么这就意味着人乃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总体,任何一种把人当作工具而不把人当作目的的观点都忽略了人的总体性,进而忽略了作为这种总体性的人的自由,进而导致整个目的链条的断裂,从而无法达到通过判断力使得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统一起来的目的,并进而使得理性本身发生了断裂,从而“人”本身也就发生了断裂。而这恰恰是康德所力求避免的,因此,康德要求:“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把自己和他人仅仅当作工具,而应该永远看作自身就是目的。”[7]可以看出,“人是目的”乃是康德整个批判哲学得以统一的基点和柱石,离开了“人是目的”的预设,整个康德哲学无论是在基本立场、建构方法,还是在体系的完整性方面都将失去依托。更为重要的是,在“人是目的”的基础上,康德进一步引申出了“人的尊严”的理念。在康德看来,“目的王国中的一切,或者有价值,或者有尊严,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能被其他东西所代替,与此相反,超越于一切价值之上,没有等价物可代替,才是尊严。”[8]而正如前文所指出的,人乃是整个目的论链条中的最高目的和终极目的,“最高”或“终极”意味着不可被取代,不可被替换,因此,在目的王国中,人作为最高或终极的目的,就意味着人享有尊严,于此,“人的尊严”的理念自然就成为整个康德哲学的逻辑上的必然结论。

  可以看出,“人是目的”和“人的尊严”的理念乃是为整合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并使之统一于“人”的“理性”的逻辑结论,因此,“人是目的”和“人的尊严”的理念都深深植根于“人”是“理性者”这一预设之中的。而与此同时,由于理性所处理的乃是有关于“自在之物”的问题,本身没有直观的对象,而只能自己面对自己,因此理性在本质上是“自由”的。“自由概念即理性自身。……自由乃是理性之本质和本性。”[9]所以,整个的论证逻辑就是:人一理性一自由一目的一尊严。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