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法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西汉使者循行“举冤狱”之制考析

2016-03-28 16:29:39 《法律科学》2015年第2期 胡仁智

  一、西汉时期使者循行“举冤狱”之制的形成

  西汉时期由皇帝派遣使者循行郡国始于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时年三月,文帝下诏派遣谒者循行郡国劳赐三老、孝弟、力田、廉吏。随后,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四月丁卯下诏“遣谒者巡行天下,存问致赐。曰:‘皇帝使谒者,赐县三老、孝者帛,人五匹;乡三老、弟者、力田帛,人三匹;年九十以上及鳏寡孤独帛,人二匹,絮三斤;八十以上米,人三石。有冤失职,使者以闻。县乡即赐,毋赘聚。’”{1}174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冬武帝再次下诏,“今遣博士大夫等六人分循行天下,存问鳏寡废疾,无以自振业者贷与之。谕三老孝弟以为民师,举独行之君子,征诣行在所。朕嘉贤者,乐知其人。广宣厥道,士有特招,使者之任也。详问隐处亡位,及冤失职,奸猾为害,野荒治苛者,举奏。郡国有所以为便者,上丞相、御史以闻”。{1}180武帝于元狩元年、六年两次下诏派遣使者循行天下,主要目的是存问致赐、教化嘉奖、选贤任能,同时两次均要求使者“问冤失职”之事以闻。昭帝始元元年(公元前86年)九月“闰月,遣故廷尉王平等五人持节行郡国,举贤良,问民所疾苦、冤、失职者”。{1}220昭帝时期使者循行仍重在存问致赐、选贤任能,其中也包括“问冤失职”。

  武帝及昭帝时期遣使循行,使者的任务虽然主要不在于“问冤失职”,但其中均包括了此项内容。因此,使者循行“问冤失职”始于武帝、昭帝时期。而何谓“冤失职”,是理解及认识西汉时代使者循行“举冤狱”之制的源起及形成的重要问题。对于“冤失职”的涵义,史籍中惟可见师古的注释:“冤,屈也。失职,失其常业也。”{1}181“职常也。失职者,失其常业及常理也。”{1}175师古之注并未明确“冤失职”的内涵。而究竟在汉代人的本意中,“冤失职”何指,这需要结合其它文献资料加以悉心考辨。在《汉书·景帝纪》所载中元五年(公元前145年)夏九月诏书中可见:“法令度量,所以禁暴止邪也。狱,人之大命,死者不可复生。吏或不奉法令,以货赂为市,朋党比周,以苛为察,以刻为明,令亡罪者失职,朕甚悯之。有罪者不伏罪,奸法为暴,甚亡谓也。”{1}148后元年(公元前143年)五月诏:“人不患其不知,患其为诈也;不患其不勇,患其为暴也;不患其不富,患其亡厌也。其唯廉士,寡欲易足。今訾算十以上乃得宦,廉士算不必众。有市籍不得宦,无訾又不得宦,朕甚愍之。訾算四得宦,亡令廉士久失职,贪夫长利。”{1}152从居延汉简可见太守要求官吏“以文理遇士卒”的文书:“杂予阁,谨以文理遇士卒,毋令冤失职,务称令意,且遣都吏循行,廉察不如护太守府书致案毋忽如律令/掾憙、属寿、给事佐明。”{2}100由这些史料可见,在汉代“冤失职”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司法官吏在司法活动中不能依法办事,从而导致冤狱,并致被冤者失去常业、常职;二是基层行政司法工作中,上级官吏不能公正对待下属,致使下级官吏受屈而失去常业、常职。因此,武帝、昭帝诏书中所谓“问冤失职”,当指使者循行郡国时,可过问基层官吏因不奉法而治导致冤狱之事或者基层行政司法工作中官吏因被枉屈而失去常职、常业之事,并将这些事由向中央政府奏闻。由此可见,武帝时期派遣使者循行天下“问冤失职”,已包含“举冤狱”的意蕴。

  武帝时期,使者循行天下“问冤失职”是西汉时期使者循行郡国“举冤狱”之制的萌芽时期。而由皇帝派遣使者循行郡国专门“举冤狱”之制形成于汉宣帝时期。宣帝五凤四年(公元前54年),“夏四月辛丑,日有蚀之。诏曰:‘皇天见异,以戒朕躬,是朕之不逮,吏之不称也。以前使使者问民所疾苦,复遣丞相、御史掾二十四人循行天下,举冤狱,察擅为苛禁深刻不改者。’”{1}268此处所谓“以前使使者问民所疾苦”,指的是元康四年(公元前62年)春宣帝“遣中大夫强等十二人循行天下,存问鳏寡,览观风俗,察吏治得失,举茂材异能之士”{1}258之事。元康四年(公元前62年)使者循行的目的与武帝、昭帝时期遣使循行大体一致,重点是存问致赐、选贤任能。然五凤四年之诏的颁行,却是因为当时发生了“日食”之异象,而且此次派遣使者循行的目的十分明确,这就是“举冤狱,察擅为苛禁深刻不改者”,也即使者循行的任务是查举冤狱及查处制造冤狱的官吏。何谓“冤狱”?“冤,屈也。从兔从冂。兔在冂下,不得走,益屈折也。”{3}472“狱,确也。……韩诗曰。宜犴宜狱。乡亭之系曰犴。朝廷曰狱。狱字从犬者,取相争之意。许云所以守者、谓陛牢拘罪之处也。”{3}478《易·贲》曰:“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左传·庄公十年》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狱”具有监狱、讼案之意。因此,“冤狱”即存在屈枉的刑事审判,“举冤狱”即对刑事审判中存在屈枉的案件进行查举,以使屈枉的审判得到纠正。因此,宣帝五凤四年下诏派遣使者循行“举冤狱”标志着使者循行查举刑事司法中的冤错案件这一错案发现及纠正的特别机制正式形成。宣帝时期不仅于异象发生时遣使循行“举冤狱”,而且还于春天派遣使者春循“举冤狱”。《汉书·张敞传》记载:宣帝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名臣京兆尹张敞擅权,将贼捕掾絮舜罗织下狱判处死刑,并赶在立春之前执行。“会立春、行冤狱使者出”,{1}3223絮舜家人抬着絮舜的尸体向行冤狱使者陈告冤情。此案例中絮舜家人有意识地等待行冤使者春循,意味着立春之际由皇帝下诏派遣行冤狱使者循行郡县“举冤狱”之制在宣帝时代已经是一项制度化常态化的冤狱查处机制。

  宣帝之后成帝时期也多次于春天下诏派遣行冤使者循行郡国“举冤狱”。例如,鸿嘉元年(公元前20年)春二月,下诏:“朕承天地,获保宗庙,明有所蔽,德不能绥,刑罚不中,众冤失职,趋阙告诉者不绝。是以阴阳错谬,寒暑失序,日月不光,百姓蒙辜,朕甚闵焉。书不云乎?‘即我御事,罔克耆寿,咎在厥躬。’方春生长时,临遣諫大夫理等举三辅、三河、弘农冤狱。”{1}315成帝于春天二月下诏派遣行冤狱使者春循重点查举三辅、三河、弘农等地区的冤狱。鸿嘉四年(公元前17年)春正月,下诏:“数敕有司,务行宽大,而禁苛暴,迄今不改。一人有辜,举宗拘系,农民失业,怨恨者众,伤害和气,水旱为灾,关东流冗者众,青、幽、冀部尤剧,朕甚痛焉。未闻在位有恻然者,孰当助朕忧之!已遣使者循行郡国。”{1}318这些均说明成帝时期,针对刑事司法中存在的冤狱现象,于春正月派遣使者循行郡国“举冤狱”之制仍然行用。但西汉后期的哀、平时代则已无使者循行“举冤狱”的记录。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