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法学 > 推荐著作 > 前沿著作 > 

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

2016-12-20 16:12:58 中国宪政网 丁晓东

  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

  作者:丁晓东

  书名: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   作者:丁晓东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7月

  页 数:400 字数:129000 ISBN:9787301271964  定价:36元

  内容推荐

  “德先生”与“赛先生”——或者说民主与科学——构成了解释当代美国宪法的两种基本理论。在民主理论看来,美国宪法的权威来自于其体现的最高的人民民主的意志。而在科学理论看来,美国宪法的权威则来自于其体现的科学理性。《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通过“德先生”与“赛先生”这一框架,重新思考了当代美国宪法理论中的众多理论与实践争论,指出当代美国宪法中的这些争论实际上都源于民主与科学的紧张、冲突和调和。同时,本书指出,美国当代社会其实具有更多神学政治与洞穴政治的特性,在这种情形下,有必要跳出美国宪法理论,以政治神学与政治哲学的视野重新思考美国宪法,以及民主与科学的关系。

  作者简介

  丁晓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耶鲁大学法学硕士(LL.M.)、博士(J.S.D.)候选人。

  目录

  导言     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

  第一章     德先生与赛先生

  --美国宪法中的意志与理性

  第二章     宪法文化与宪法变迁

  --辩证视野下的民主政治与宪法解释

  第三章     宪法权利与审判独立

  --宪法实践中的民主政治与权利保护

  第四章     自由主义与总统政治

  --共和传统中的紧急状态与理性政治

  第五章     政治神学视野下的美国宪法解释

  --评巴尔金的《活原旨主义》

  第六章     政治哲学视野下的美国政制

  --评施特劳斯学派与共和主义学派之争

  后记

  导言: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

  一、德先生、赛先生与美国宪法

  近一百年前,面对内忧外患积弊重重的旧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们喊出了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口号。在《新青年》的发刊词里,陈独秀先生慷慨激昂地为德先生与赛先生辩护:“西洋人因为拥护德、赛两先生,闹了多少事,流了多少血,德、赛两先生才渐渐从黑暗中把他们救出,引到光明世界。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

  无独有偶,在两百多年前的美国制宪期间,德先生与赛先生也支配了美国宪法制定的讨论。面对独立战争后松散的邦联,美国的国父们一方面希望宪法以德先生或民主为基础建构联邦政府的权力,将联邦政府的权力直接建立在人民的民主意志,而非各州或各邦的意志之上。而另一方面,面对制定一部史无前例的新宪法的机遇与挑战,美国的国父们也将宪法视为赛先生或科学理性的化身。希望以“反思和选择”,而不是“机遇与强力”来建立宪法下的政治制度。

  德先生与赛先生的二元框架不仅仅支配了美国宪法的制定,在后来两百年间的宪法实践中,这种德先生与赛先生的二元框架也如影随形,在一系列重大宪法问题上支配着美国宪法的争论和思考。在美国宪法实践与宪法理论中,一方面,很多法官和学者强调宪法的科学性,认为对宪法的解释应当以科学理性的宪法解释为准。而另一方面,在其他法官和学者看来,对于宪法的解释则应当更多地强调宪法的民主性,在宪法具有争议或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对宪法的解释应当以大多数人的民主意志为准。

  二、德先生与赛先生的想象

  德先生与赛先生为什么会支配美国宪法的实践与讨论?其根本原因在于,宪法并非一种外在于人的客观事实,而是一种内在于人类意识的人为建构。对于美国宪法,我们的第一直觉可能会将其视为一种外在于人的客观事实,将美国宪法视为一部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里或在各类网站上可以查到的文本。在这种观念看来,似乎只要对这类文本进行独立的研究,就能探寻到宪法的真谛。然而,一旦在具体的政治生活中思考美国宪法,我们就会发现,宪法无法独立于人而孤立存在。当人们解释宪法时,宪法解释其实依赖于人们如何看待和想象宪法。

  以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的同性恋婚姻判决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为例。对于美国宪法是否保护同性婚姻,通常的想法是认为美国宪法存在一个客观答案,只要循着某种宪法解释方法就能发现客观存在的宪法答案。但实际上,美国宪法是否保护同性婚姻其实更多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或想象宪法。如果人们采取德先生的视角来想象宪法,将宪法和法律视为人民民主意志的体现,那么只要宪法中没有明确的关于婚姻自主权的规定,关于婚姻问题的决定权就属于“由人民通过他们的民选代表,而不是属于五个被授权根据法律解决纠纷的法官”。  相反,如果人们采取赛先生的视角来想象宪法,那么宪法解释者就可能通过对宪法科学理性的解释而推导出美国宪法对婚姻自主权的保护。

  事实上,不仅宪法解释依赖于人们如何看待和想象宪法,就连宪法本身的效力和正当性也依赖于人们如何看待和想象宪法,取决于人们采取德先生的视角还是赛先生的视角。例如,在阿克曼所称的宪政时刻,当总统或国会乾纲独断,在高度的民意支持下以违反宪法具体条文的方式做出政治决定,这时候宪法条文是否仍然具有约束力?总统或国会的政治决定是否具有正当性?对于这样的问题,如何看待和想象宪法也决定了问题的答案。如果采取德先生的视角,将宪法想象为人民民主意志的化身,那么政治对宪法具体条文的违背并不必然意味着政治决定的非正当性。相反,如果采取赛先生的视角,将宪法想象为遏制民主的科学理性,那么违反宪法具体条文的规定显然是不正当的。

  基于这种认识,本书的前半部分以德先生与赛先生为思考框架,努力深入到美国宪法理论的内部,以求得全面理解美国宪法学者以及美国人民对于美国宪法的结构性想象。在某种意义上,如何理解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对立与紧张,如何处理美国宪法中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的矛盾,构成了美国宪法理论的核心。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