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法学 > 精品文章 > 诉讼法学 > 

民事诉讼中电子证据的虚置与重构

2018-02-06 11:02:18 中国法院网 郭琳

  引言

  电子证据即电子数据,是指由电子手段、光学手段或类似手段生成的传送、接收或储存的信息。电子证据在以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信息网络技术快速发展普及并将之成果渗入到诉讼领域的情形下产生。随着《民事诉讼法》的修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颁布实施,电子证据正式确立了其在民事诉讼中的独立地位。然而,笔者通过调研发现,电子证据在民事诉讼审判实践中的运用与预想中的情况相距较大,更确切地说,电子证据在民事诉讼中处于被虚置的尴尬之中。

  一、实践之惑:民事诉讼中电子证据的虚置

  (一)由两则案例引发的思考

  案例一:李某和杨某曾恋爱交往一年多,于2014年5月分手。李某提供了2014年5月23日其与杨某的微信聊天记录,李某通过微信要求杨某返还在恋爱期间其赠与杨某的财物折价款,杨某答复把钱凑到就还,但是之后又回复没有钱。后李某诉至法院,要求杨某返还钱款。杨某对微信内容不认可,称是李某使用其手机发出的。一审法院认为,“微信本身不具有人身专属性,在知晓微信号后,就可登录他人微信聊天。鉴于微信的上述特性,其内容不能单一的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需要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故驳回李某的请求。二审法院认为,“李某出示了双方2014年5月22日至5月23日两天的完整聊天记录,“能够证明微信记录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杨某称5月23日的微信聊天记录系李某控制其手机时发出的,但其未能出具相应证据证明,故杨某应当对此承担不利后果。”二审法院遂判决撤销原判,杨某返还李某物品损失。

  案例二:蓝伞公司作为甲方与甘某作为乙方签订协议,约定了蓝伞公司将其注册商标“绿之源”品牌授权甘某在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经营事宜。蓝伞公司业务员程某在协议的委托代理人处签字。甘某如期向蓝伞公司支付投资款后却发现在船山区已有一家“绿之源”家电清洗服务店。随后,甘某与程某通过QQ聊天和电话联系,程某承认因为公司疏忽,导致四川遂宁还有一家“绿之源”店,蓝伞公司答应解决此事,最后落实到在遂宁市只有甘某一家经营。后协商未果,甘某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蓝伞公司退回其投资款并赔偿损失。一审法院认可了QQ聊天记录和通话录音的证据效力,认为“因程某曾代理蓝伞公司与甘某签订协议书,其表态的意见,应当认定是蓝伞公司对甘某的承诺。因蓝伞公司没有实现甘某作为绿之源在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独家代理的约定,致使甘某无法实现合同目的,属于严重违约行为。”因此,支持了甘某的诉讼请求。二审中,法院认为,在协议并未写明甘某在特定地域有独家经营权的情况下,通话录音未经鉴定,对其真伪不明的法律后果应由甘某承担。“QQ聊天记录,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电子数据证据类型,在性质上比较接近于视听资料。同时,由于QQ的注册采用非实名制,故其待证的事实在蓝伞公司不予认可的情况下,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故二审撤销原判,驳回了甘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通过以上案例可以看出,对于日常出现频率较高的QQ聊天记录、微信、手机短信、电子邮件等电子证据的认定在司法实践中并不统一。电子证据的效力如何判断,电子证据是否可以单独作为定案的依据,原告是否需要将电子证据进行进一步的鉴定才算完成了其举证责任等,这些问题的答案在不同地区甚至同一地区的裁判者那里并不相同,容易导致“同案不同判”,影响着裁判尺度的统一。

  (二)民事诉讼中电子证据虚置的具体表现

  电子证据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根据形成机制的不同,可以分为电子设备生成证据(如浏览网页时系统自动保存的记录)、电子设备存储证据(如存储在U盘里的文件)与电子设备混成证据(如以记事本方式打开图片时显示的图片修改信息)。微信、电子邮件、网上聊天记录、短信等被使用频率高、所适用范围广,记录了人们的大量信息。然而,这其中被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资料的却了了,电子证据并没有如预想中那样成为诉讼领域的“常客”。

  1.使用量低

  经过对中国裁判文书网近两年的相关数据统计可以发现,出现电子数据的民事案件量远低于刑事案件量。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选取2014年1月1日(包括当日)至2015年12月31日以前(包括当日)的裁判文书进行搜索,可以搜到民事裁判文书7700 166份,刑事裁判文书2111 305份,前者是后者的3.65倍。而以“电子数据”作为关键词搜索,可以收集到民事裁判文书4664份,刑事裁判文书6915份,前者仅是后者的0.67。这足以体现出电子证据在民事诉讼中使用的数量之少。

  笔者曾对H省Z市J区人民法院50位从事民商事审判的法官发放调查问卷进行调研。在“审理民商事合同案件中,遇到电子证据的频率”项下,有57%的被调查者认为“较少”,30%的被调查者认为“参半”,而认为“较多”的被调查者仅有13%。

  电子数据之于日常生活的深刻渗透、高频率运用,体现在三大诉讼中与日常联系最为紧密的民事诉讼的审判活动中竟如此稀薄。

  2.采信的可能性较小

  相比于刑事案件中的电子证据的较高采信度,民事审判中电子证据被采信的可能性较小。虽然微信、QQ聊天记录、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十分普遍,“电子数据”作为独立证据类型的地位在民诉法及解释中也已经明确,但在法院判决中对这些电子证据的认定非常谨慎。相当一部分判决会以其存在“易删改”、“脆弱性”、“易变性”等的特性、未经过公证或鉴定、无其他证据相佐证为由而不予采信。

  3.书正化现象严重

  虽然电子证据的涵盖范围、形成过程、验证方式都与书证有着明显的区别,但是实践中绝大多数电子证据都被要求转化为书面材料提交法院。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选取裁判时间在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的二审生效判决,发现有98%的案件都是将微信记录、QQ聊天记录等转化为纸质版的材料提交,只有极少数的案件才会要求当事人在法庭上当庭演示。

  问卷调查中,所有的被调查者面对“是否要求当事人必须转化为书面材料提交”一项都选择了“是”。而在“是否要求当事人当庭演示电子证据”一项下,有84%的被调查者的回答都是“否”。书证化倾向明显。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