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法学 > 精品文章 > 国际法学 > 

李世刚:人身损害救济规则体系化的法国经验及启示

2017-09-07 10:24:49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世刚

作者简介:李世刚,复旦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2章与第3章)就救济规则设计了基本规范,但与责任构成要件相比仍较为原则,尤其是在人身损害的救济领域,给实务与理论留下了许多议题。如损害赔偿金的计算、不同责任方式之间的关系、间接受害人赔偿边界、精神损害的救济范围等。而最高人民法院曾针对实务需要制定了操作性较强的有关人身损害赔偿以及精神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①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未来中国制定民法典似有必要就人身损害赔偿设计详细的规则,甚至将其体系化。在此方面,《法国民事责任法》正在进行改革,对我国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与我国《侵权责任法》有些类似,1804年《法国民法典》中有关侵权责任的规范(第1382条到第1385条)主要集中在致害行为方面,欠缺有关侵权责任或损害救济的专门规范。长期以来,法国判例与学理结合民法典中的合同责任规则形成了一套侵权责任规范体系。当下《法国民事责任法》改革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对此内容成文化、体系化和实务化。改革方案已比较成熟,其方向将坚持完整补救原则;赋予法官对救济方式的决定权,法官可以依据实际情况在损害赔偿与实际补救中选择其一或者两者皆选,这与中国法的立场基本一致。不过,《法国民事责任法》改革的另一方向是专门针对人身损害设计特别救济规则。

一、人身损害救济规则与财产损害救济规则的区分主义

自2016年10月1日起,法国全面更新了民法典中的债法规范(第1100条到第1386-1条)。但鉴于争议较多,本次修法排除了对民事责任法的改动——法典修订仅将原来民事责任法的条文整体搬迁到第三卷中新设的第三编“债之渊源”的第二副编“非合同责任”之中,②这为未来民事责任法改革作好了框架准备。

现阶段,法国民事责任法改革的方向已经初见端倪。第一,前期得到官方支持的两部学者草案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部是对债法进行全面改革的《卡特拉草案》(2005年),另一部是由法兰西学院泰雷教授主持起草的《泰雷责任法草案》(2012年)。第二,法国最高法院曾分别就这两部学者草案给出了评估意见。③第三,法国上议院曾专门成立的卡特拉草案评估工作组于2009年7月完成了一份《咨讯报告》,④给出了指示性的28点意见。2010年夏天,领导评估工作的贝塔耶议员还据此向法国上议院提交了一份《修改民事责任法的法律建议案》,但没有产生广泛的影响。可以说,《法国民事责任法》的改革始终以两部学者草案为基础。⑤

整体观察,各方改革方案均就侵权救济设计了一般规则。如“完整补救原则”,关于实际补救和损害赔偿两种方式的一般规定等。当然,法国民事责任法改革方案集中规范人身损害的特殊救济规则,与其说主要是为了突出和强化人身损害救济的特殊地位,借此更好地保护人身利益,不如说是为了统一此领域内的裁判规则,限制法官的裁量自由度,以求实现法律上的可预见性与安全性、对不同案件当事人保护的平等、提高救济的效率。⑥

二、人身损害救济事项与范围的标准化

在司法实践中,如何确定人身损害案件受害人可主张的救济事项与具体范围,存在较大的差异。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哪些损失可以得到救济,二是每项损失救济或赔偿多少。

对于第一个问题,法国改革者似乎已经达成共识,应当对人身损害所带来的、可以获得救济的损失进行类型化。《卡特拉草案》(第1379条第1款)采取例举的方式规定,就人身侵害而言,有两种类型的损失可以获得救济:一是财产性的,例如受害人因人身受到伤害所支出的花费以及未来所需的费用、所损失的收入以及未来不能再获得的收入。一是非经济的、人身上的损失,如忍受的痛苦,在身体机能、外貌、性生活和安居等方面的损失。从其措辞上看,这种列举是开放式的。《泰雷责任法草案》则与之略有不同,其认同通过制定法的方式确立一个可以获得救济的“损失事项分类表”,法官据此逐项审查(第57条第1款)。从其表述来看,不在此表之上的损失事项不能获得赔偿。

实际上,法国民间力量已经开始在设计此种分类表格方面作出了相当的准备工作,同时法国法院、律师、保险业者以及法国立法机构也开始逐渐接受相应的分类方法和发展趋势。法国议会《咨讯报告(2009)》对此也持支持意见。其中,最为重要的两个表格分别来自法国受害人救助国家委员会以及法国最高法院的专门工作组。

(一)损失事项分类表

“受害人救助国家委员会”专门就人身损害赔偿问题提出了一份报告(即《朗贝尔—菲伍尔报告》⑦),希望设立损失事项分类表(科目表)。该报告认为应当按照如下三种分类方法设计损失科目表:直接受害人损失和间接受害人损失,财产经济损失与非经济损失,临时损失与永久损失。⑧

借鉴《朗贝尔—菲伍尔报告》,2005年法国最高法院民事二庭庭长丁提雅克先生主持的工作组设计了一份人身损失事项(分类)建议表。⑨其采用的分类组别有:直接受害人损失和间接受害人损失,财产经济损失与非经济人身损失,临时损失与永久损失,以及直接受害人死亡情况与非死亡情况下间接受害人的损失。⑩

(二)损失事项分类表的进一步使用(事项具体数额的确定)

显然,仅明确可以救济的损失事项,尚不能明确具体赔偿数额,还需要针对不同的事项进行计算。

法国的现实情况是,“通过对司法系统数据库进行的统计分析显示,不同法院之间判决数额差距非常大”。(11)法国基层法官在采用何种方法计算具体损失方面拥有极大的自由裁量权,法国最高法院也原则上拒绝对此进行限制或控制,其民事二庭在1983年2月17日就指出,没有任何规范要求法官须采用特定方式评估当事人所主张的损失(最高法院只对评估的理由部分是否充分、是否有矛盾或者错误进行审查)。由此各地法官常参照不同机构提供的计算方法,如保险机构、医疗机构、甚至杂志上公布的裁判数据等。法官们都会按照自己已经习惯采用的、最为方便的方式计算。(12)“为了消除不平等性,法院经常制作费率表,按点计算:先确定一个基准数额,对应残疾程度为百分之一的情况,然后用受害人的实际残疾程度乘以该基准数额,得出最终赔偿数额。这类费率表的使用必须是非官方、非正式的,否则就闯入了禁止司法裁判立法的禁区。”(13)这必然导致同类案件在不同的司法辖区内的赔偿结果相差悬殊。影响最为直接的受害人团体、保险人团体对此显然有所不满。(14)

针对上述情况和司法实践的积累,法国出现了不同的几套改革方案。

第一套方案,“受害人救助国家委员会”在其报告中曾建议使用“数据与发展国家指数参照表”(RINSE),在人身损害案件“损失事项分类表(科目表)”的基础上,针对每项人身损失确立计算“参照指数”。这项工作尚未完全具体化,但其思路具有可行性且有助于解决上述问题。这一方案通过制定法的方式全面、统一地按照损失类型确定具体的计算方法,得到了《泰雷责任法草案》(第56条、第57条、第58条)的认可。由此在人身损害案件中,财产与非财产损失均有相应的客观计算方法,草案原则性指明需要后续单独制定“医疗等级表”、“赔偿参照表”,并确定各种指数。此外,从其表述来看,该草案还严格限制法官发挥自由裁量权的空间。在此方面,最高法院持较大的抵触情绪,例如其建议删除第58条第2款要求法官自由裁量须在法规规定的限制内的表述。(15)

与此不同的是第二套方案。《卡特拉草案》(第1379-1条)建议仅就“人身功能损失”这一项设立“伤残等级表”,而没有就其他的非财产损失(如性生活的损失、外貌的损失等)提出计算方法上的限制。该套方案得到了法国议会《咨讯报告(2009)》的支持,其主要理由是考虑其他人身损失类型内部量化难以展开。例如所经历的痛苦,就难以在不同当事人之间进行比较。

此外,还有第三种意见。实际上,对前述客观计算方法统一化的做法,也有些质疑与担心。例如,针对《卡特拉草案》(第1379-1条),法国著名的消费者保护组织——“消费者联盟”法律负责人就曾表达了其团体对这种“统包价”的官方化的做法将可能违背完整补救原则的担心。对此,法国议会《咨讯报告(2009)》的意见是,“伤残等级表”仅为法官裁判提供“参考”,以便对评估整体观察之后能体现一定的趋同方向;确保对诉讼当事人的平等对待。“它不应成为对法官独立裁判权的捆绑”。同时,考虑到救济事项与计算方法客观化能带来的积极效应依赖于其与社会发展的同步性,该报告建议应当明确制定者负有不断根据新收集的数据“定期修订”相关内容的义务。

从相关草案的态度看,上述各种计算表格、指数或方法的制定与修订将交由行政机构负责。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