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资料 > 老照片 > 

纪念卢沟桥事变抗战全面爆发

2017-08-30 09:50:27 中国干部学习网综合


  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卢沟桥事变,是1937年7月7日发生在中国北平卢沟桥(亦称芦沟桥)的中日军事冲突,日本就此全面进攻中国。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为实现它鲸吞中国的野心而蓄意制造出来的,它是全面侵华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被拒后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图为“七七事变”当天,北平卢沟桥上的守军。



  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图为毛泽东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讲话,号召一致抗日。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蒋介石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7月17日,中共代表周恩来等在庐山与蒋介石谈判。同一天,蒋介石发表了准备抗战的谈话。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1937年夏天形成。图为蒋介石夫妇。


  

  “卢沟桥事变”标志着中华全民族抗日战争的开始。在全民族抗日战争开始之前,在华清宫的五间厅,曾经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西安事变的发生及和平解决,基本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内战,开始了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一致抗日的新阶段,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热情,奠定了全民族抗战的基础,成为由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成为时局转换的枢纽。



  四名被俘的中国军人,身后站着五名日军,他们毫不畏惧,其中一个吹起了口琴,另外三人眼中充满了憧憬和向往。如果没有战争,他们此时应该走在大学的校园里。


 

  战史这样记载:将军的最后一刻已经被数弹洞穿。但他仍然站着,在距日军几十米的地方挥舞着早已空膛的手枪,围护着他的卫兵此前已全部阵亡。第三中队长堂野射出一弹,命中头部,他脸上现出了痛苦的表情;接着一等兵藤冈之用刺刀插进了他的左肋。连鬼子都承认,倒下的是一座山。张自忠阵亡后,一个师的中国军队,付出二百官兵的代价,抢回了将军的忠勇之躯。在张自忠将军的灵柩启程运往重庆的当日,十万宜昌人在灵柩经过的路边、码头边、长江边送他。日军飞机多次飞临上空,没有一个人慌乱与躲藏,这也是日机在飞临宜昌的时候第一次没有扔炸弹。因为他们也敬重勇者。


 

  诗人穆旦当年曾是远征军中的一员,他为后人留下了“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这样的诗句。由于历史原因,这是一个曾被遗忘的群体,他们为抗战付出过巨大牺牲。


 

  卢沟桥保卫战南苑一场战斗,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在混战中壮烈殉国;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在向北平方向突围时,于大红门附近英勇牺牲。他们是抗日战争开始后最早牺牲的高级将领。


 

  1937年8月14日,中国空军参加淞沪会战。当日,在杭州笕桥上空首次应敌,击落日机3架、击伤1架(当时误判为击落6架),国民政府后来将这一天定为“空军节”。时任第24中队队长的刘粹刚,亦在上海参战。他从8月16日击落1架海上侦察机,至10月12日击落日军当时精锐的“91式驱逐机”,共击落日机11架(官方纪录7架)。刘粹刚屡次遭逢恶战,如9月20日,40余架日机分三批袭击南京,他率9架“霍克三式”战机、友军2架“波音机”迎敌,同队员袁葆康等合力击落日机3架。刘粹刚牺牲于1937年10月26日,年仅25岁,他在给妻子许希麟最后的家书中写道,“真的,假如我要是为国牺牲杀身成仁的话,那是尽了我的天职!因为我们生在现代的中国,是不容我们偷生片刻的!”


 

  “我们自九一八失去了东北四省以后,民众受了痛苦,国家失去了领土,我们何尝一时一刻忘记这种奇耻大辱?这几年来的忍耐,骂了不还口,打了不还手,我们为的是什么?实在为的要安定内部,完成统一,充实国力,到最后关头来抗战雪耻!现在既然和平绝望,只有抗战到底,那就必须举国一致,不惜牺牲来和倭寇死拚。”1937年七七事变国民政府发表《告全体将士书》,是为中国抗战开始之标志。(日军开始南下锦州,在长城上合影)


 

  “七七事变”爆发之际,驻扎平津的是国民政府29军,军长宋哲元。驻守卢沟桥和宛平城的是第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团长是吉星文。打响卢沟桥畔防守第一枪的是219团3营营长金振中。图为1937年7月,宛平城内的中国军队出城作战。

 


  柳哲生是在官方纪录(有旁证或敌人记录在案)中击落日机最多的飞行员,当时国民政府规定,凡击落1架敌机,即能获颁“一星星序奖章”,以此类推,柳哲生凭借单独击落敌机9架的战绩,获得独一无二的“九星星序奖章”。柳哲生最辉煌的战绩是在“重庆大轰炸”期间,屡次击落敌机。如1940年7月,柳哲生夜间迎敌时,“关掉座机航行灯,绕到敌机群侧后方监视,等敌机进入射程,便猛加油门冲上去攻击,一举打散了敌人的队形,在重庆上空连续击落2架敌轰炸机”。为保护所剩不多的资深飞行员,国民政府选派柳哲生赴美留学,直至1946年方才归国。(陈应明等著:《浴血长空:中国空军抗日战史》)

 


  唐桂林,抗战期间的“当代花木兰”。1929年入湘军第53师当工兵(时年14岁),升班长。1931年入土木系第14师当步兵。1932年与一粤军上尉成婚,育有一子。抗战爆发后入第7军任步兵排长,淞沪会战被打散后,转入第52师由二等兵升至上等兵,任机枪射手,因武汉会战负伤被发现身份。这经历……



  抗战中的中国空军飞行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家世良好,受过高等教育,有着自觉的爱国心。受教育程度高,是抗战期间空军同陆军、海军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这些空军烈士牺牲时,大都只有20几岁,以至于“同年入校,同年毕业,同年牺牲,这种情况在中国空军抗战中极为普遍”。

 


  抗战后期,日军打到粤北薛岳老家时,村民们很担心日军知道这是薛岳的家乡后,会来报复。可是日军到了后,非但寸草未动,还把薛岳家的祖坟清得干干净净,杀鸡杀羊杀牛来祭祀。据说薛岳把日军打得落花流水,他们觉得薛岳是一个英雄。薛岳侄子薛维忠说,这是真事。

 


  1937年11月,日军就开始轰炸长沙,到1938年1月,形势非常严峻,陈立夫才同意将西南联大搬迁,但争议依旧存在。张治中专程去学校演讲说:“你们是变相的难民,你们现在正过着不生不死的生活,应该就地参军救国。”而陈诚演讲却说:“你们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文化精英,抗战胜利后,担负着国家复兴的希望。”(流亡中的中央大学)


 

  1937年忻口战役,中国第2战区部队国军序列有中央军、晋绥军、八路军。李默庵任国军第14军军长,率部与敌苦战两周。九十年代李默庵撰写回忆录,委托协助者前去山西省忻口核实史料,有年老村民回忆,当年中央军驻扎前沿村庄时,将不能逃难之老人和病妇藏于地窖,直到撤守,每日送饭,照顾有加。


 

  淞沪抗战之前,国民党大员们在南京开会,休会的时候议论纷纷,戴笠很坚定地对其他人说,这次我们一定要打了。国民党元老吴稚晖问他,武器、经济都差得那么远,拿什么打呢?戴笠说:“哀兵必胜,猪吃饱了等人家过年,是等不来独立平等的。”这句话给国民党人震动很大,后来成了军统对于抗日的经典见解。




(责编:高弟)

分享到: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