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资料 > 老照片 > 

切尔诺贝利的漫长阴影

2017-06-08 10:26:52 国际在线

 


《切尔诺贝利的漫长暗影》封面。


 

  (维斯诺瓦,白俄罗斯,2005)5岁的伊戈身体残疾、智力低下、有精神障碍、又聋又哑。他无法与人交流,精神十分紧张,总是藏在儿童福利院的窗帘后面。这一机构专为患有精神疾病的儿童设立,受切尔诺贝利儿童国际机构的资助。

 


  (奥克佳布里斯基,白俄罗斯,2005)铯泄露引起了大规模爆发的甲亢和癌症等后遗症,教室和办公室都被当做临时诊所。


 

  4号反应堆周围的放射物含量仍然超高,杰德只来得及拍下了钟的照片。时间永远停止在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58秒。


 

杰德穿着防护服。


 

(近普里皮亚季,乌克兰,2011)一个标有警告放射物污染的路牌。


 

  (普里皮亚季,乌克兰,1993)科学家们会定期测量红森林地区的放射物含量。这里是受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红森林这个名字源于树的姜棕色。这些树在事故发生后,很快被放射性物质摧毁。很多树被烧焦了,残骸留在这所废弃的坟场。


 

  (基辅,乌克兰,1993)出生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儿童不得不为他们父母的无知付出代价。在诊所内,一个男孩在接受皮肤病治疗。他只是该地区众多过敏性疾病患者中的一例。

 


  (基辅,乌克兰,1993)当她的同龄人和朋友们正享受派对,这个女孩已在医院痛苦地待了好几周,因皮肤病接受静脉注射治疗。


 

  (明斯克,白俄罗斯,2005)54岁的奥列格•沙皮罗和13岁的迪马•博格丹诺维奇双双被诊断为甲状腺癌。他们在明斯克的一间医院接受治疗。这是沙皮罗的第三次甲状腺手术。迪马的母亲将儿子的病归咎于核爆事故,但医生对此的意见则较为谨慎:“白俄罗斯政府可不喜欢听到这种言论。”


 

  (罗索卡,乌克兰,1993)上千辆受放射性污染的交通工具,诸如卡车、直升机、坦克、推土机,它们曾被用于收拾事故后的残局。如今仍在等着被掩埋。


 

  (普里皮亚季,乌克兰,2011)事故发生36小时后,当局才开始进行人口撤离。当时的居民还被告知,这只是暂时撤离,只用带上证件材料和一些重要的私人物品即可。


 

(帕里谢夫,乌克兰,2011)隔离区内,枯藤爬满了一幢农舍。


 

  (卢比安卡,乌克兰,2011)回到原住地的弗拉迪米尔•毕契科夫斯基才54岁,然而他的皮肤显示,他的健康状况堪忧,医生认为是高浓度的放射性污染导致。2006年妻子过世后,他孑然一人生活在隔离区中。


 

  (普里皮亚季,乌克兰,2005)隔离区内的小狗在找吃的。它们现在行踪无常,因此常被误以为是狼和牧羊犬杂交的产物。

 


(普里皮亚季,乌克兰,2011)25年后,昔日的游乐场变成了游客的观光景点。


 

  (切尔诺贝利,乌克兰,2005)每年的核爆的纪念日,切尔诺贝利的轮班工人会集合到一起,燃起烛火进行祈祷。

(责编:高弟)

分享到: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